图書分类

木心作品二辑(五种)

木心作品二辑(五种)
作者 Author 木心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3-05-01
ISBN

9787549535828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201.60
RM141.10

库存 Stock 1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木心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批文学作品——木心编订自己的集子精益求精,跟此前出版的八种作品一样,这五种也是他精挑细选篇目而成的。弟子陈丹青说,“先生将读者看得很高很高”。本盒装书收入木心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批文学作品五种,《诗经演》、《巴珑》、《伪所罗门书》、《云雀叫了一整天》、《爱默生家的恶客》。


  ·木心亲订的安徒生剪纸封面——木心说,别人写童话,不如安徒生,他的童话是真的。安徒生的秘诀?很难学到的。他用心肠写作。大艺术家都有深厚的自我背景,安徒生善跳芭蕾,剪纸艺术一流。木心生前亲订的安徒生剪纸封面(第二辑简体字作品五种),海内外的木迷们亦青睐已久。木心说,我们悼念艺术家,是悼念那些被他生命带走的东西。

  《诗经演》:
  《诗经演》是木心亲自编订的诗集。相隔三千年,木心说:“诗三百,一言蔽,会吾中。”《诗经演》,依据《诗经》创造性地注入现代内容,每首十四行,整整三百首。文字是古典的,观念是现代的。曾是木心“天书”,今由古文学专家注解。
  
  《巴珑》:
  《巴珑》是木心亲自编订的诗集。“巴珑”本是马德里的酒壶。巴珑在西班牙,也在木心家里。一如本书收录的诸诗,诗人是世界的异端,自我放逐,也是世界的中心,对人类的价值不可回避地面对。
  
  《伪所罗门书:不期然而然的个人成长史》:
  《伪所罗门书:不期然而然的个人成长史》是木心亲自编订的诗集。将他人的“文”句,醍醐事之,凝结为“诗”句,从魔毯上挥洒下来,岂非更其乐得什么似的。这是木心看重的“不期然而然的个人成长史”。
  
  《云雀叫了一整天》:
  《云雀叫了一整天》是木心亲自编订的诗集。收入《火车中的情诗》、《女优的肖像》、《伏尔加》等一百余首意境深远、金句纷披的诗篇,逾百行木心式的精彩箴言,更具可读性。
  
  《爱默生家的恶客》:
  《爱默生家的恶客》是木心亲自编订的散文小说集。其中有木心篇专写沮丧的文学作品,并重解三言二拍,再造古体小说的新风格。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木心作品二辑(五种)

木心作品二辑(五种)

木心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批文学作品——木心编订自己的集子精益求精。本盒装书收入了《诗经演》、《巴珑》、《伪所罗门书》、《云雀叫了一整天》、《爱默生家的恶客》。

写评论

作者介紹

木心

原籍浙江,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毕业。在“”囚禁期间,用白纸画了钢琴的琴键,无声弹奏莫扎特与巴赫。陈丹青说,“他挚爱文学到了罪孽的地步,一如他罪孽般与世隔绝”。生前后时光,留下木心纪录片。

因《中国好歌曲》学员刘胡轶为木心小诗《从前慢》谱曲弹唱,导师刘欢在羊年春晚进一步演唱,热到如今,微信刷屏。

著有《哥伦比亚的倒影》、《琼美卡随想录》、《温莎墓园日记》、《即兴判断》、《西班牙三棵树》、《素履之往》、《我纷纷的情欲》、《鱼丽之宴》(以上为批简体字版木心作品,即“木心作品一辑八种”),有《诗经演》、《巴珑》、《伪所罗门书》、《云雀叫了一整天》、《爱默生家的恶客》(以上为第二批简体字版木心作品,即“木心作品二辑五种”),及木心讲述、陈丹青笔录的《文学回忆录》等书。

木心说:“贝聿铭先生一生的各个阶段,都是对的;我一生的各个阶段,全是错的。”这不是反讽,而是实话,因为实话,尤甚于反讽——年代末,他躲在家偷学意识流写作;年代“”前夕,他与人彻夜谈论叶慈、艾略特、斯宾格勒、普鲁斯特、阿赫玛托娃;年代他被单独囚禁时,偷偷书写文学手稿,令人惊怵不已;年代末,他年逾花甲,生存焦虑远甚于流落异国的壮年人,可他讲了五年文学课……《文学回忆录》这本书,布满木心始终不渝的名姓,而他如数家珍的文学圣家族,完全不知道怎样持久地影响了这个人。

編輯推薦

  木心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批文学作品——木心编订自己的集子精益求精,跟此前出版的八种作品一样,这五种也是他精挑细选篇目而成的。弟子陈丹青说,“先生将读者看得很高很高”。本盒装书收入木心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批文学作品五种,《诗经演》、《巴珑》、《伪所罗门书》、《云雀叫了一整天》、《爱默生家的恶客》。


  ·木心亲订的安徒生剪纸封面——木心说,别人写童话,不如安徒生,他的童话是真的。安徒生的秘诀?很难学到的。他用心肠写作。大艺术家都有深厚的自我背景,安徒生善跳芭蕾,剪纸艺术一流。木心生前亲订的安徒生剪纸封面(第二辑简体字作品五种),海内外的木迷们亦青睐已久。木心说,我们悼念艺术家,是悼念那些被他生命带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