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西夏旅馆(上下)

西夏旅馆(上下)
作者 Author 骆以军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1-06-01
ISBN

9787549502783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81.60
RM57.10

库存 Stock 1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骆以军 台湾中生代最重要的小说家!
  耗时四年倾力书写一部关于异族人、变形者的疯癫、妖艳、镜中幻城的恶魔之书!
  王安忆 莫言 梁文道 戴立忍 桂纶镁 跨界鼎力推荐!
  请入住四十一间客房,以异乡人之名,进入迷离满溢神谕的重回原乡之旅,此处长出繁丽畸梦,作为救赎交换来岁月静好。


  《西夏旅馆(套装上下册)》获奖记录:
  2008 《中国时报》开卷好书奖;
  2008 《亚洲周刊》年度十大中文小说;
  2009 台湾文学奖小说金典奖;
  2009 第33届“金鼎奖”图书类最佳著作人奖;
  2010 第3届“红楼梦奖”世界华人长篇小说奖!

  《西夏旅馆(套装上下册)》是台湾中生代小说家骆以军迄今为止最为重要的作品,作者写作期间曾三度遭受忧郁症侵袭,最终耗时四年,倾力写就一部关于异族人、变形者的创伤与救赎、离散与追寻的疯癫、妖艳之书。


  2010年,《西夏旅馆(套装上下册)》荣获华文世界奖金最高的文学奖项"红楼梦奖"首奖,复旦大学陈思和教授在颁奖词中如此陈述:《西夏旅馆》以十一世纪神秘消失的西夏王朝作为历史托喻,以一座颓废怪诞的旅馆作为空间符号,写出一部关于创伤与救赎、离散与追寻的传奇故事。骆以军糅合私密告白与国族叙事,魔幻现实与情欲臆想,黑色幽默与感伤格调,铺陈现代中国经验最复杂的面貌。全书试探文学想象的禁区、人间伦理关系的极限,尤其值得瞩目。《西夏旅馆》文字华丽,结构繁复,意象奇诡,寄托深远,为新世纪华文小说所仅见。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西夏旅馆(上下)

西夏旅馆(上下)

本书作者骆以军迄最为重要的作品,作者写作期间曾三度遭受忧郁症侵袭,最终耗时四年,倾力写就一部关于异族人、变形者的创伤与救赎、离散与追寻的疯癫、妖艳之书。

写评论

作者介紹

骆以军

一九六七年生。台湾文化大学中文系文艺创作组、台湾艺术学院戏剧研究所毕业。著有《经济大萧条时期的梦游街》《西夏旅馆》《我爱罗》《我未来次子关于我的回忆》《降生十二星座》《我们》《远方》《遣悲怀》《月球姓氏》《第三个舞者》《妻梦狗》《我们自夜暗的酒馆离开》《红字团》等。

編輯推薦

  骆以军是最近台湾十多年来最了不起、最有创造力的一位作家,而且甚至是整个华文世界里面最有重量的作家之一。……《西夏旅馆》在骆以军怪异、绚丽、有点色情意味的笔下,透露了外省第二代的漂流经验。
  ——王德威

  这不是一部易懂的小说,但它是骆以军语言技艺的大成,更有可能是华文小说的新路碑。若要我用一句话去总结,我只能勉强地说:“西夏”在骆以军笔下成了一切历史中曾经灿烂登场却又终归灰灭的记忆之象征,“旅馆”乃是容纳无穷故事但又不可一一说完的迷宫装置,其奇诡复杂让人叹为观止。如果这是台湾中生代作家对小说提出的疑问和挑战,大陆这边又有哪一个同代人愿意去接应回答?
  ——梁文道

  骆以军是个蛮横的蠢孩子,他具有极大的破坏力,把现有的时空砸个稀巴烂,再把齑粉般的碎片凑起来,搭一个莫须有的新时空,好歹拼成个四不像,却找不到进去的路径。正彷徨着,忽然蹈入一扇门,又陌生又熟悉,既不是砸烂的那一个,也不是新凑的这一个,而是第三个,叫做“西夏旅馆”。
  ——王安忆

  这是一部庞杂的书,也是一部匠心独运的书。这是一部琐碎的写实之书,也是一部超越了现实生活的象征之书。这是一部让读者望之却步的书,也是一部让读者手不释卷的书。
  ——莫言

  长辈不在的时候,我们都称骆以军为台湾文坛一哥,六〇以降第一人。
  ——戴立忍

  作家翻箱倒柜将一幕幕荒谬乖离的末世景象以无比温柔的笔触结印。自脱稿那日, 便注定是一部跨世纪、 跨古今与两岸的文学巨著。
  ——桂纶镁

目錄

(上册)
夏日旅馆
夏日烟云
洗梦者
杀妻者
美兰嬷嬷
梦中老人
改名
那晚上
父亲(上)
父亲(下)
城破之日
铁道
迦陵频伽鸟
少年
神戏
酒店关门之前
脱汉入胡
螵蛸
卖梦者
图尼克的父亲为何变成胡人
外国
处女之泉
等等我(上)
等等我(下)
解签师
(下册)
神龛
骗术之城
养生主
晚宴
神杀
观落阴
神之旅馆
他与她
老人
图尼克的父亲遇见一群怪物
火车上
沙丘之女
神弃
灾难
神谕之夜
图尼克造字

精彩试读

  第三届“红楼梦”文学奖得奖感言(骆以军)

  二百五十年前曾有一个天才写下了一本奇书,那本书赋予了“小说”一个全景:一种将时光冻结,让我们可以慢速微观人类黑暗之心的纹脉;对美的艳异惊叹;对超过单一个体的劫毁崩坏心生恐惧与哀戚;一个微物之神所照看的繁华文明。只有小说才可能演绎的、迷宫般的完满宇宙。

  当然,那正是曹雪芹的《红楼梦》。

  而经过了整个二十世纪中国现代小说的一百年,从鲁迅、沈从文、张爱玲,到后来的莫言、阿城、王安忆、李锐、余华、苏童、韩少功等人,无一不是二十世纪之前的中国人无法想象的,以小说为视窗,所幅展的疯狂躁郁之梦,倾城之梦,人命如刍狗悲凉之梦,生死疲劳之梦。

  作为一个台湾创作者,能在各位尊敬的评审先生及浸会大学的钟玲院长手中,接下这个似乎包含了中文小说之神秘咒语名称的大奖--“红楼梦”,我的激动和感激难以言喻。在我所承接的小说时光,另有一条不同时间钟面的“梦的甬道”,因为百年来的战乱、大迁移与离散,有另一群人被历史的错谬,脱锚离开了“中国”这个故事原乡(这其中包括我的父亲),他们在一个异乡、异境,一个再也回不去的抛离处境中,慢慢变貌、异化,在他们的追忆故事中长出兽毛和鳞片,形成另一种“歪斜之梦”的孵梦蜂巢。

  在台湾,譬如朱天文的《巫言》,朱天心的《古都》、《漫游者》;譬如舞鹤的《悲伤》、《乱迷》;郭松棻的《月印》;在马来西亚,譬如李永平的《吉陵春秋》、《大河尽头》;张贵兴的《猴杯》、黄锦树的《刻背》;在香港,譬如启蒙我那一整世代的西西,或我同辈的董启章的《天工开物》……又譬如更早的海外的聂华苓的《桑青与桃红》与李渝的《温州街的故事》……

  这于我是一个乱针刺绣,一个南方的、离散的,因为彻底失去原乡而绝望妖幻长出的繁丽畸梦。像是宫崎骏《神隐少女》里,父母变成猪之形貌,而我的名字被神收走了,唯一救赎之路,便是凭空再创造一个梦的结界。像V.S.奈保尔《抵达之谜》里,那永远的渴慕、永远的哀愁,那是一张永远无法回到画像最初时光的雾中风景。

  关于“旅馆”,在我初始的朦胧想望,想打造一座像《霍尔的移动城堡》或《神隐少女》那个“神鬼之汤屋”的极域之梦:里头每一个住客、每一个服务生、经理、走廊推车打扫房间的阿婆,他们各自的回忆在填塞、修改、变形着这整座旅馆的边界。我大学时曾读了巴斯(John Bath)的一个短篇《迷失在欢乐屋》,非常着迷,大约是一趟家族旅行,大人之间有其心机,小孩之间也存在着干拐子的轻暴力,这个主人翁的小男人则暗恋同行另一家的一个女孩,总之之后他们是在游乐场的一座欢乐屋(有点类似镜廊迷宫或惊异屋这样的设施)进入一种奇异的时光困陷,他们(也许只有他)困在里面出不去了。他似乎跑到欢乐屋甬道隔板的另一侧了:那些管线、机关、偷窥孔、通风孔道……我对这个故事既着迷又恐惧,他在墙里可以听见其他同伴远近错落的嘻笑脚步声,但他却像那些“游乐场鬼魂”永远出不去了、离开不了,一直踟蹰打转在那个欢乐屋时光里。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一个禁锢住所有人物的一个结界。像伯格曼的那些仲夏夜之梦,所有人在一封禁剧场将所有疯魔、恨意、嫉妒、伤害全彩色毒液喷洒出来。但这样的昔日梦境全景蜡像馆对我这样的创作者是近乎不可能,其关键还是老话题:经验的贫薄、教养的匮缺。我不仅如默片般并不能真正理解上一代本省长辈内心的哀愁、繁华、灰暗和幽默;事实上我对老外省的内心景观不也总是印象画式的摹拟?

  但我实在太喜欢“旅馆”这个场所了。这里的人全是过路客、侵入他人土地者、无主之鬼,在时空暂时抛锚的漂浮感恓惶地寻求庇护。我觉得旅馆和土地的关系就如同我这样迁移者第二代面对严格检查认同之主体形貌的困惑:注定缺乏足够的时光资产。父亲(或他的那一批流亡者)带着大箱小箱的流浪汉传奇,但我们是在片场般的空间聆听他的幻丽唬烂、仪典、做人的道理、我族的历史。从他记忆中翻印出来少三落四的祭祀程式、封禁的审美趣味,但这一切其实是绝后的──如果你被设定为“往事并不如烟”、“追忆逝水年华”的故事传递人,那就注定是一无性生殖、单套染色体,如麒麟、骡子、狮虎……这些“一夜之恩”的无后时光胶囊。

  教养的匮缺(胡人)使我打造的这座文明或时间之屋的违(伪)建,像火影忍者里查克拉不足而勉力造出的幻影,处处滴流粘答、剥落;也使得我企图探问的伤害源头,设定了一个不拿手的接触现象:对对方文明(感性方式、收藏的记忆,不喜欢被篡夺或假非己之口说出的伤痕、层层聚累的阴影、原本稳定的人际结构)的不理解而粗暴犯错;如何体会他人之痛苦(而非从好莱坞电影、上网Google,或昆德拉误解小词典的,让人不寒而栗的“爱”)……

  我觉得隐藏在我这世代心灵图像后面的瘟疫,无感性无同情无理解他人痛苦之能力,真正可怖的反而是大江《换取的孩子》里,那个被地底小精灵抱走,而伪换惟妙惟肖的冰雕小弟弟。如何在上万眩目的赝品中,换回那个“真正的”、“未来的”婴孩。

  “胡”这个身份给我极具创造力的一个视野。我觉得那种意识到无论个体如何努力,终无法进入一个“想象群体及其文明”,其实是一种学习。

  我要再一次感谢你们给予《西夏旅馆》这个肯定和荣耀。而我更深深祈盼,这个华文小说最高的荣誉,不只是每一个各自孤独奋力创作的小说家们的“红楼梦”,它更是给华文小说“下一轮太平盛世”,交换不同身世、记忆、不同心灵史的“梦的博览会”。

  第三届“红楼梦奖”授奖辞(陈思和)

  浸会大学第三届“红楼梦奖: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的首奖,经过决审评委们的逐部讨论、充分表达了各自意见以后,投票决定颁给骆以军先生的《西夏旅馆》。本届共有二十二部华文小说提名,经初审委员的认真阅读和筛选,推荐六部作品进入决审。除了《西夏旅馆》以外,其他五部是李永平的《大河尽头》、刁斗的《我哥刁北年表》、毕飞宇的《推拿》、韩丽珠的《灰花》和张翎的《金山》。这六位作家,有来自中国内地、台湾和香港地区,还有旅居北美的中国作家和旅居台湾的马来西亚作家,地理布局几乎构成了一幅完整的世界华文文学的地图。这五部作品,既有史诗般的历史长河小说,也有文体实验性很强的先锋小说;既有描述人世间的温馨故事,也有揭示当代精神纠结的反讽作品。文学成就显著而丰富,文学风格强烈而独立,显现了当代华文文学的多姿风采和不俗水准。

  决审委员一致认为:《西夏旅馆》以十一世纪神秘消失的西夏王朝作为历史托喻,以一座颓废怪诞的旅馆作为空间符号,写出一部关于创伤与救赎、离散与追寻的传奇故事。骆以军糅合私密告白与国族叙事,魔幻现实与情欲臆想,黑色幽默与感伤格调,铺陈现代中国经验最复杂的面貌。全书试探文学想象的禁区、人间伦理关系的极限,尤其值得瞩目。《西夏旅馆》文字华丽,结构繁复,意象奇诡,寄托深远,为新世纪华文小说所仅见。

  骆以军先生为创作《西夏旅馆》耗费了整整四年的时间和精力,克服了三次郁抑症的严重侵袭,终将其丰富饱满的创作情感喷薄而出,营造文字奇观。同时,作为台湾外省第二代的作家,他用晦涩文体深刻而委曲地刻画精神上的漂流、恍惚、感伤以及被遗弃的痛苦,具有独特的文学成就。在小说文体上,这部小说呈现出极为强烈的实验性和独创性,其句子委婉曲折,句型复杂绵长,想象无比奇幻,语气畅酣淋漓,一唱三叹,余韵绕梁。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骆以军在文学上精心营造瑰丽感性的文字世界,在文学史上有悠久的源流。新文学创始者鲁迅的瑰丽文风一直影响着后来作家,中国大陆作家莫言、残雪、孙甘露、史铁生,台湾作家王文兴、七等生到林燿德、朱天文,香港作家刘以鬯到西西,都非常注重文体的独创与实验,他们的创作风格如同新文学史上的道道河流纵横交叉,蔚然壮观。骆以军继承了前人的探索与经验,在新世纪把文学的语言实验推向新的高峰。

  决审委员还认为,把红楼梦奖首奖颁给《西夏旅馆》,是对于当前令人堪忧的文学生态的挑战。无论在中国内地、还是台湾香港,文学创作都面临了社会经济飞速发展中形成的巨大压力,市场化、娱乐化、粗鄙化的文化大趋势,成为文学创作向边缘滑行的主要推手。在这种生态环境下,作家严肃地探索小说如何创造纯美形式和表达精神深度,显得孤独而可贵。本届红楼梦奖首奖授予骆以军的《西夏旅馆》,表达了一种文学道义上的相濡以沫的支持。

  出于同样的理由,本届入围作品中,李永平的《大河尽头》、刁斗的《我哥刁北年表》和毕飞宇的《推拿》被评委推荐为决审团奖。

  本届决审委员由上一届红楼梦奖首奖得主、著名作家莫言,哈佛大学东亚系讲座教授王德威,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思和,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教授陈义芝,台湾交通大学外文系教授周英雄,香港浸会大学中文系教授黄子平六位专家组成。谨代表全体决审委员向骆以军先生致以衷心祝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