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台北人(汉英对照)

台北人(汉英对照)
作者 Author 白先勇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3-10-01
ISBN

9787549540341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71.20
RM49.80

库存 Stock 1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华语文学经典之作,白先勇风格的最佳代表——“《白先勇作品:台北人(汉英对照)》对我比较重要一点。我觉得再不快写,那些人物,那些故事,那些已经慢慢消逝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马上就要成为过去,一去不复返了。”


  作家与译家历时五年,克服重重困难的精湛之作——白先勇亲自担纲翻译,“英语有通天本事”的著名译家乔志高(高克毅)领航主编,群策群力,历时五载,终于使十四个中国的故事在英语中活现,以英文固有的音调、色彩和辞藻,表出了汉语原文的艺术。


  双语对照编排,汉英双绝的文学典藏——《白先勇作品:台北人(汉英对照)》是西方现代文学与中国传统表达的融合典范,译文与原著珠联璧合,双语编排精美呈现。主编乔志高撰写序言,道出翻译个中乾坤。

  《白先勇作品:台北人(汉英对照)》是白先勇的代表作,由十四个短篇小说组成。它浓浓的历史感、圆熟的小说技巧与典雅流丽的行文风格交相辉映,构成了永恒的魅力,在世界各地华人所到之处拥有广大的读者群。1982年,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出版了《台北人》英文版,由白先勇与叶佩霞翻译,著名翻译家乔志高编辑校对,三人克服翻译上的重重困难,终于使《白先勇作品:台北人(汉英对照)》中的故事渡过了两种文字播迁的风险,以“世界性的语言”呈现。他们运用英语及其固有的音调、色彩和辞藻,表出了汉语原文的艺术境界,并将这份工作做到了精湛的程度,使《白先勇作品:台北人(汉英对照)》成为汉英双绝的文学经典。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台北人(汉英对照)

台北人(汉英对照)

本书由十四个短篇小说组成。它浓浓的历史感、圆熟的小说技巧与典雅流丽的行文风格交相辉映,构成了永恒的魅力,在世界各地华人所到之处拥有广大的读者群。

写评论

作者介紹

白先勇

小说家、散文家、评论家、剧作家。1937年生,广西桂林人,名将白崇禧之子。台湾大学外文系毕业,美国爱荷华大学“作家工作室”(Writer’sWorkshop)文学创作硕士。著有短篇小说集《寂寞的十七岁》、《台北人》、《纽约客》,长篇小说《孽子》,散文集《蓦然回首》、《明星咖啡馆》、《第六只手指》、《树犹如此》,舞台剧剧本《游园惊梦》,电影剧本《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玉卿嫂》、《孤恋花》、《最后的贵族》等,重新整理明代汤显祖戏曲《牡丹亭》、高濂《玉簪记》,并撰有父亲白崇禧传记《白崇禧将军身影集》。

編輯推薦

 华语文学经典之作,白先勇风格的最佳代表——“《白先勇作品:台北人(汉英对照)》对我比较重要一点。我觉得再不快写,那些人物,那些故事,那些已经慢慢消逝的中国人的生活方式,马上就要成为过去,一去不复返了。”


  作家与译家历时五年,克服重重困难的精湛之作——白先勇亲自担纲翻译,“英语有通天本事”的著名译家乔志高(高克毅)领航主编,群策群力,历时五载,终于使十四个中国的故事在英语中活现,以英文固有的音调、色彩和辞藻,表出了汉语原文的艺术。


  双语对照编排,汉英双绝的文学典藏——《白先勇作品:台北人(汉英对照)》是西方现代文学与中国传统表达的融合典范,译文与原著珠联璧合,双语编排精美呈现。主编乔志高撰写序言,道出翻译个中乾坤。

目錄

Preface to the Bilingual Edition
汉英对照版弁言
Editor's Preface
编者序/乔志高
A Word from the Co-Translator
合译者的话/叶佩霞
Acknowledgments
鸣谢/白先勇、叶佩霞
The Eternal Snow Beauty
永远的尹雪艳
A Touch of Green
一把青
New Year’s Eve
岁除
The Last Night of Taipan Chin
金大班的最后一夜
A Sea of Blood-red Azaleas
那片血一般红的杜鹃花
Ode to Bygone Days
思旧赋
The Dirge of Liang Fu
梁父吟
Love’s Lone Flower
孤恋花
Glory’s by Blossom Bridge
花桥荣记
Autumn Reveries
秋思
A Sky Full of Bright,Twinkling Stars
满天里亮晶晶的星星
Wandering in the Garden,Waking from a Dream
游园惊梦
Winter Night
冬夜
State Funeral
国葬
Appendix: Foreword to the Indiana Edition
附录:印第安纳英译版前言(英文)/韩南

精彩试读

  尹雪艳总也不老。十几年前那一班在上海百乐门舞厅替她捧场的五陵年少,有些头上开了顶,有些两鬓添了霜;有些来台湾降成了铁厂、水泥厂、人造纤维厂的闲顾问,但也有少数却升成了银行的董事长、机关里的大主管.不管人事怎么变迁,尹雪艳永远是尹雪艳,在台北仍旧穿着她那一身蝉翼纱的素白旗袍,一径那么浅浅地笑着,连眼角儿也不肯皱一下。


  尹雪艳着实迷人。但谁也没能道出她真正迷人的地方。尹雪艳从来不爱搽胭抹粉,有时最多在嘴唇上点着些似有似无的蜜丝佛陀;尹雪艳也不爱穿红戴绿,天时炎热,一个夏天,她都浑身银白,净扮得了不得。不错,尹雪艳是有一身雪白的肌肤,细挑的身材,容长的脸蛋儿配着一副俏丽恬静的眉眼子,但是这些都不是尹雪艳出奇的地方。见过尹雪艳的人都这么说,也不知是何道理,无论尹雪艳一举手、一投足,总有一份世人不及的风情。别人伸个腰、蹙一下眉,难看,但是尹雪艳做起来,却又别有一番妩媚了。尹雪艳也不多言、不多语,紧要的场合插上几句苏州腔的上海话,又中听、又熨帖。有些荷包不足的舞客,攀不上叫尹雪艳的台子,但是他们却去百乐门坐坐,观观尹雪艳的风采,听她讲几句吴侬软语,心里也是舒服的。尹雪艳在舞池子里,微仰着头,轻摆着腰,一径是那么不慌不忙地起舞着;即使跳着快狐步,尹雪艳从来也没有失过分寸,仍旧显得那么从容,那么轻盈,像一球随风飘荡的柳絮,脚下没有扎根似的。尹雪艳有她自己的旋律。尹雪艳有她自己的拍子。绝不因外界的迁异,影响到她的均衡。


  尹雪艳迷人的地方实在讲不清、数不尽。但是有一点却大大增加丫她的神秘。尹雪艳名气大了,难免招忌,她同行的姊妹淘醋心重的就到处嘈起说:尹雪艳的八字带着重煞,犯了白虎,沾上的人,轻者家败,重者人亡。谁知道就是为着尹雪艳享了重煞的令誉,上海洋场的男士们都对她增加了十分的兴味。生活悠闲了,家当丰沃了,就不免想冒险,去闯闯这颗红遍了黄浦滩的煞星儿.


  上海棉纱财阀王家的少老板王贵生就是其中探险者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