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站在制造业原点 吉田庄一郎自传

站在制造业原点 吉田庄一郎自传
作者 Author [日] 吉田庄一郎 著;袁淼 译
出版社 Publisher 中信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0-10-01
ISBN

9787508621517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15.00
RM15.00

库存 Stock 2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日本成为制造业强国的第一现场再现,挑战制造业原点的Nikon传奇,日本半导体制造设备之父,电子产品制造业最上游的领先者,中国制造业必须面对的真正的行业旗手。

他是日本半导体制造设备之父,在日本从制造业大国转型为制造业强国中,吉田庄一郎为代表的研发领导者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他领导的Nikon占领了制造业原点,他率领团队研发的步进机可以在一根头发的横截面上刻下50条细线。

他是 吉田庄一郎   

《站在制造业原点》是尼康前任董事长吉田庄一郎的自传。1932年出生于东京。1956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工学系精密工学科,同年进入日本光学工业(现为尼康)。从事于天体望远镜、分光器等产品之设计后,着手开发用于制造VLSI的缩小投影型曝光装置(步进机)。历经精机事业部长等职后,于1997年成为社长、2001年成为董事会长兼执行长。

2005年起担任尼康顾问。除了1985年至1990年间在新技术开发事业团(现为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的创造科学技术项目「吉田奈米机构」担任总负责人外,也担任过日本半导体制造装置协会(SEAJ)、国际半导体设备材料产业协会(SEMI)、精密工学会等单位之会长。1991年获颁蓝绶褒章、2003年获颁法国荣誉勋章(Legion d’Honneur)、2006年获颁美国电子电机工程师学会(IEEE)的诺伊斯奖(Robert N. Noyce Medal)。

《站在制造业原点》适用于:公司白领、企业管理者、创业者、职场新人。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站在制造业原点 吉田庄一郎自传

站在制造业原点 吉田庄一郎自传

日本成为制造业强国的第一现场再现,挑战制造业原点的Nikon传奇,日本半导体制造设备之父,电子产品制造业最上游的领先者,中国制造业必须面对的真正的行业旗手。

写评论

作者介紹

吉田庄一郎

1932年出生于东京。1956年毕业于东京大学工学系精密工学科,同年进入日本光学工业(现为尼康)。从事天体望远镜、分光器等产品之设计后,着手开发用于制造VLSI的缩小投影型曝光装置(步进机)。历经精机事业部长等职后,于1997年成为社长。   2005年起担任尼康顾问。除了1985年至1990年间在新技术开发事业团(现为科学技术振兴机构)的创造科学技术项目「吉田奈米机构」担任总负责人外,也担任过日本半导体制造装置协会(SEAJ)、国际半导体设备材料产业协会(SEMI)、精密工学会等单位之会长。1991年获颁蓝绶褒章、2003年获颁法国荣誉勋章(Legion d’Honneur)、2006年获颁美国电子电机工程师学会(IEEE)的诺伊斯奖(Robert N. Noyce Medal)。

編輯推薦

日本成为制造业强国的第一现场再现,挑战制造业原点的Nikon传奇,日本半导体制造设备之父,电子产品制造业最上游的领先者,中国制造业必须面对的真正的行业旗手。

目錄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国产步进机第一号

炎热铁皮屋顶上的猫

踏入半导体产业的契机

来自第一线的支持让我信心十足

席卷全球市场

对制造业倾注的热情

第二章

与尼康相遇

连续浮沉的际遇

在父亲的公司把玩机器

与家人分离的难过回忆

特别科学班

疏散到金泽

为人善良的父亲成了负面教材

给与我内心支持的好朋友

姐姐的夫家成了白木屋骚动的舞台

科学班的伙伴们

从精密工学,到日本光学

第三章 填

补技术的空白

刚入社的迟到与瞌睡

最初的项目花了整整四年

想把望远镜展示给她看

这样就行了吗?

挑战梦幻的机器

参加旧友的学习会

美国之行给我的启发

第四章

打造半导体制造装置产业 推动步进机的量产体制

受命兼任营业部长

半导体市场景气循环使市场情势突变

政府半路来干涉

第五章

背水一战CEO

相机部门的苦战

就任社长

坚决实行重组策略

断后路,朝着改革迈进

遭遇前所未有的逆风

英特尔出资与专利诉讼

与其守株待“人才”,不如主动出击找寻“人才”

第六章 关于今后的日本制造

解脱章鱼坛子式的的团队沟通方式

今后的日本制造业

新事业的开发和企业核心力量

人才的取得与教育 产业、学校、政府相互协力

纳米科技等新领域

后记

年表

精彩试读

  炎热铁皮屋顶上的猫   “吉田组长,如果你都不行了,那么日本光学就真的不行啦!”  

 一九六九年,我在一家酒馆里迎接来自部下们的猛烈攻击,地点就在国电(现在的JR)大井町站通往我们工厂的,叫做“光学大路”的那条路上。  

 我们在那里为日本光学工业(现在的尼康)的今后发展探寻生存之道──主题如此深远的集会,当时我刚刚成立不久。集会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光电传感器会议」。大家可以自由参加,针对我们所属的机器事业部今后应推出何种新产品的议题,同是技术者的大家进行热烈讨论。这也算是半私人的聚会。成员以年轻人为多,约有十五人左右。当时我三十七岁。  

 结果,这个集会持续进行了三年。工厂下班后,我们就借会议室开始讨论,一讲到兴头上,话就停不下来。然后大家再转移会场,到酒馆去继续讨论,有时候借着醉意,还会有胡乱打闹的事情发生  

 那是在经济高度成长的时期。“尼康”这个品牌的相机,俨然已经成为人气商品,但为了日本光学工业将来的成长,每个人都觉得,除了相机之外,必须再找另一样产品做为事业支柱。无论如何我都希望能从机器事业部诞生出另一项会社的主力事业。我之所至这么想,就是在我展开这项会议的一年前到美国出差时,受到了“光学与电子学相结合”的启示。   将会议名称定为“光电传感器”,意思就是一种可以把光讯号转变为电讯号,使原本视觉上看不到的东西能够看得到的机器。在光学仪器上导入电子学知识,打造出能够大大提升人眼视力的光之眼,是因为想在光学设备上导入电子学,创造出远胜于人类视力的「光之眼」,我们就是想从这里找到突破口,建立起新的事业领域。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就必须集结各个领域的技术。会社内部有设计镜头的“光学部”、有制造精密仪器的“生产部”,有处理电气关系的“电工部”三大技术系统。在集会以前,各个系统互筑高墙,不相往来,各自都朝着各自喜欢的方向发展。我觉得有必要增强系统之间的沟通交流,所以想到了集会这个办法。说来容易做来难啊。技术人员的自尊心强,不容易对别人敞开心扉。   举个例子,如果光学部的人说了“我们做的镜头相当好,但是机械设计得太糟了”,那么生产部的人肯定回话“自己做的不到位还尽抱怨别人”。就算转移会议地点到居酒屋,这些人也经常会抓不住讨论的重点,开始相互攻击,我不理会了还会转头来埋怨我,“组长,你这样可不行啊….”等等。

  在当时参加光电传感器会议的成员中,田中博先生总是显得活力十足,经常是讨论的主力。

  田中君1960年从职业高中毕业后进入会社,他的手很巧,设计图画得很好。大家在设计机器时,时常会因为过分追求功能性,而无法把零件或机器放进预先决定好的尺寸之中,这时候只要去拜托田中,他总能设法弄好。想不出点子时,他也总能提供建议,“试试这种材料如何?”,是个很能帮得上忙的人。

  田中君身上虽然具有纯粹的工程师气质,值得信赖,但只要一沾酒,有时候就会出现不动口先动手情形。在居酒屋里动起手来,经常就起因于田中君。

  就这样,通过我们的集会上,光学部、生活部、电工部之间的高墙变低了,关于新产品的构想也逐渐多了起来。我们这群人所订下的目标就是要研发出“具备光电传感器的辨识性机器人”。后来我接到客户的制造委托,有工业用自动牵引试验机、轮胎自动识别机等嵌入了光电传感器的自动化机器。我们也由此实现了产品化生产。

  不过,卖掉了一台就再也没有订单了。为了寻找具有生产销售连贯性的产品,必须努力思考新产品的研发。

  “吉田设计的净是一些不好卖的东西。”

  当时在业务部门服务、和我同时期进会社的滨馆乡一曾这么跟我抱怨过。

  即便如此,我并没有放弃,继续同集会的伙伴们反复讨论,拜访客户,寻找新产品的线索。后来我在熊谷制造所召开了一次会议,让我想起了38年前的那个夏天。

  当时我们特殊订购设计部只是14、15个人的小团体,在大井工厂有个办公室,,说是办公室,其实徒有其名。办公室是一座二层木质小楼,是由诊所改成的。

  大概是我们创造的效益不好,所以被赶到了这个地方。在楼上走两步就能感到地板的颤抖,这些都还好说,最恼人的是那房子的屋顶是铁皮做的,夏天太阳一照射,屋里的人就热得受不了。当然了,那时也没有空调。没办法,大夏天里,我们只能穿着短裤和无袖衬衫,把脚放在水盆里,一边不停地擦汗,一边画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