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柳林风声

柳林风声
作者 Author [英] 肯尼斯格雷厄姆,杨静远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5-01-01
ISBN

9787549556823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28.80
RM20.20

库存 Stock 3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柳林风声

《亲近母语·经典童书阅读指导版:柳林风声》是作者讲述的一些列关于蟾蜍、獾、鼹鼠、河鼠四个主人公的故事。他们四个是好朋友,却性格各异:蟾蜍嚣张跋扈、獾聪明能干、小鼹鼠憨厚老实、河鼠热情大方。书中讲述了很多戏剧性的故事,如狂妄的蟾蜍因目法纪闯了大祸,得到三位朋友的关怀和竭诚相助,终于浪子回头,成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乡绅。再如故事的另一个插曲——河鼠和鼹鼠劳碌奔波为老水獭找回了失踪的孩子,却不事声张地悄然离去,表现了他们乐于助人不图感恩的高尚品德。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柳林风声

柳林风声

作者讲述的一些列关于蟾蜍、獾、鼹鼠、河鼠四个主人公的故事。他们四个是好朋友,却性格各异:蟾蜍嚣张跋扈、獾聪明能干、小鼹鼠憨厚老实、河鼠热情大方。

写评论

作者介紹

肯尼斯·格雷厄姆(1859―1932)

是英国儿童文学家,1859年3月8日出生于苏格兰爱丁堡。他幼年时父母相继去世,童年十分不幸。由于生计艰难,他只读到中学毕业就辍学了,20岁时开始进入银行工作。格雷厄姆喜爱大自然,酷爱文学,常常流连于山林旷野中,闲暇时潜心进行文学创作。1885年,他出版了《黄金时代》一书,真实再现了他不幸的童年生活。该书一出版就大获成功,奠定了他的文学地位。1898年他又推出《黄金时代》的续篇《梦幻时光》,该书也深受读者喜爱。这两本书的问世被誉为当时儿童文学的一场革命。
格雷厄姆结婚很晚,生有一子阿拉斯戴尔――绰号“小耗子”,小耗子有先天眼疾,格雷厄姆夫妇俩非常疼爱他,经常讲故事给他听。
在小耗子6岁时,格雷厄姆为了哄他睡觉,编了一个有关几个小动物的故事讲给他听,这让他深深地着了迷,为了听故事甚至不肯到外地度假。遇到父出差时,小耗子就让他用写信的方式接着讲。就这样,格雷厄姆的故事断断续续地讲了三年。后来,格雷厄姆把讲给小耗子的故事整理成一本名叫《柳林风声》的书,并于1908年出版,把这个故事献给了全世界的孩子们。

編輯推薦

《柳林风声》是英国作家格雷厄姆的经典作品,它和《小王子》、《维尼熊》等一样都是西方儿童的床头“宝贝书”。它描绘了一群生动活泼,可爱聪颖的小动物。通过它们的生活和历险经历,展现出了动物世界里彼此真心互助的友谊。《纽约时报》曾评价它为“一部让人津津乐道,爱不释手的好书”。他是《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喜欢的儿童文学作品。被英国书店巨人Waterstone’s誉为“代表二十世纪的一百本书”之一。

目錄

1 河岸
2 大路
3 野林
4 獾先生
5 重返家园
6 蟾蜍先生
7 黎明前的笛声
8 蟾蜍历险记
9 天涯旅人
10 蟾蜍历险续记
11 蟾蜍泪如雨下
12 荣归故里
阅读指导
关于子共读的十条建议

精彩试读

  河鼠把船划到岸边,靠稳了,把仍旧笨手笨脚的鼹鼠平安地扶上岸,然后扔出午餐篮子。
  鼹鼠央求河鼠准许他独自开篮取出食物。河鼠很乐意依他,自己便伸直全身仰卧在草地上休息,听由他兴奋的朋友去摆弄。鼹鼠抖开餐布,铺在地上,一样一样取出篮子里的神秘货色,井井有条地摆好。每次新的发现,都引得他惊叹一声:“哎呀!哎呀!”全都摆设就绪后,河鼠一声令下:“现在,老伙计,开嚼!”鼹鼠非常乐于从命,因为他那天一早就按常规进行春季大扫除,马不停蹄地干,一口没吃没喝,以后又经历了这许多事,仿佛过了好些天。
  “你在看什么?”河鼠问。这时,他俩的辘辘饥肠已多少缓解,鼹鼠已经能够把眼光稍稍移开餐布,投向别处了。
  “我在看水面上移动着的一串泡沫,”鼹鼠说,“觉得它怪好玩的。”“泡沫?啊哈!”河鼠高兴地吱喳一声,样子怪招人喜欢的。
  岸边的水里,冒出一只宽扁发亮的嘴。水獭钻出水面,抖落掉外衣上的水滴。
  “贪吃的花子们!”他朝食物凑拢去,“鼠兄,怎不邀请我呀?”“这次野餐是临时动议的,”河鼠解释说,“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朋友鼹鼠。”“很荣幸。”水獭说,两只动物立刻成了朋友。
  “到处都闹哄哄的!”水獭接着说,“今几个仿佛全世界都上河来了。我到这洄水湾,原想图个清静,不料又撞上你们二位!至少是——啊,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知道的。”他们背后响起了一阵窸窣声,是从树篱那边来的。树篱上,还厚厚地挂着头年的叶子。一个带条纹的脑袋,脑袋下一副高耸的肩膀,从树篱后面探出来,窥望着他们。
  “过来呀,老獾!”河鼠喊道。
  獾向前小跑了一两步,然后咕噜说,“哼!有同伴!”随即掉头跑开了。
  “他就是这么个人!”满心失望的河鼠议论道,“最讨厌社交生活!今天咱们别想再见到他了。好吧,告诉我们,到河上来的都有谁?”“蟾蜍就是一个,”水獭回答,“驾着他那只崭新的赛艇;一身新装,什么都是新的!”两只动物相视大笑。
  “有一阵子,他一门心思玩帆船,”河鼠说,“过后,帆船玩腻了,就玩起撑船来。对什么都不感兴趣,成天就知道撑船,捅了不少娄子。去年呢,又迷上了宅船(一种带住所可供居住的船),于是我们都得陪他住他的宅船,还得装做喜欢。说他后半辈子就在宅船里过了。不管迷上什么,结果总是一样,没过多久就腻烦了,又迷上了新的玩意儿。”“人倒真是个好人,”水獭若有所思地说,“可就是没常性,不稳当——特别是在船上!”从他们坐的地方,隔着一个岛子,可以望见大河的主流。就在这时,一只赛艇映入眼帘。划船的——一个矮壮汉子——打桨打得水花四溅,身子在船里来回滚动,可还在使劲划着。河鼠站起来,冲他打招呼,可蟾蜍——就是那个划船的——却摇摇头,专心致志地划他的船。
  “要是他老这么滚来滚去,不消多会儿,他就会摔出船外的。”河鼠说着,又坐了下来。
  “他肯定会摔出来的,”水獭咯咯笑着说,“我给你讲过那个有趣的故事吗?就是蟾蜍和那个水闸管理员的故事?蟾蜍他……”一只随波漂流的蜉蝣,满怀着血气方刚的后生对生活的憧憬,正歪歪斜斜地逆水游来。忽见水面卷起一个旋涡,“咕噜”一声,蜉蝣就没影儿了。
  水獭也不见了。
  鼹鼠忙低下头去看。水獭的话音还在耳边,可他趴过的那块草地却空空如也。从脚下一直望到天边,一只水獭也不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