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黑焰

黑焰
作者 Author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接力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06-01-01
ISBN

9787544816434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22.80
RM18.20

库存 Stock 2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母獒在一个雪夜勇斗雪豹后离世,留下幼獒格桑。格桑渐渐成长,努力地成为一头高原牧羊犬,却被酒醉的主人卖掉。在拉萨格桑意外获得自由后,与生俱来的荒野气质和勇悍的扑咬,使它战胜了前来挑衅的所有的流浪狗。也是在这里,它认识了枪的威力和人类的能力。厄运再次开始,老画师的疏忽使格桑再次被禁锢。当它对自由几乎绝望时,一头年老的绝食的铁红色藏獒重新唤起了它对远方草地的向往。转机瞬间而至,一头发狂的牦牛使它摆脱了被囚禁的命运。荒原中格桑遇到韩玛——一个为它锯开脖颈上沉重项圈的人,它将面临怎样的选择?

在陌生的城市,它成为一头闻名遐迩的超市保安犬,经历了与德国牧羊犬苏苏短暂而热烈的感情,成为盲童记忆里温暖的大狗……最后,它来到魂牵梦萦的北方草地,在那里,能否找回令它迷恋和不舍的高原气息?

作者克制着内心汹涌澎湃的感情,用冷峻有力的文字不动声色地讲述一头藏獒的传奇经历,引领读者开启动物的情感之门,感受生命的瑰丽与坚忍。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黑焰

黑焰

《黑焰》散发出的雪域高原野性的气息,会使一个被钢筋水泥禁锢的都市人迟钝的嗅觉,再次敏锐起来。黑鹤牵着他的藏獒,如裹挟着一囱冷峻而又骄傲的黑色火焰而来,为儿童文学带来一股来自旷野的清新而锐利的风。 

写评论

序言

只不过三年时间,黑鹤像小说中的藏獒格桑一样成长迅速,已经成为我阅读过的中国动物小说作家中最具实力的人物。在长篇小说《黑焰》中,黑鹤则是相当自信地向读者“炫耀”着他与犬类心思相通的本领。黑鹤在动物文学中寄寓着 “乡愁”。这样的动物文学是具有特殊的文学质感和厚重的人生分量的。 
——中国海洋大学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朱自强 
《黑焰》散发出的雪域高原野性的气息,会使一个被钢筋水泥禁锢的都市人迟钝的嗅觉,再次敏锐起来。黑鹤牵着他的藏獒,如裹挟着一囱冷峻而又骄傲的黑色火焰而来,为儿童文学带来一股来自旷野的清新而锐利的风。 
——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 李东华 
黑鹤,无论其精神气质和作品风格,都与一百多年前的美国作家杰克·伦敦有些相似。他的小说主人公格桑,与其说是一头“黑得像最暗的夜,黑得像乌鸦的翅膀”的獒犬,不如说是桀骜不驯、高贵不屈、与荒野最为接近的生命与意志本身。或者说,那就是作家心中的自由、质朴、高贵和狂放不羁的灵魂的象征。 
——书评人、作家 徐鲁 
《黑焰》、可以当做“成长川、说”来读,少儿读者可以从它关注的动物的成长中找到自我成长的密码。当然这样的动物小说,也可能促进整个人类的心灵成长,因为这样的文字可以实现人类的自我精神救赎,由此,我也对作家黑鹤充满敬意。 
——儿童文学博士、作家 谭旭东

目錄

序 草地尽头
雪夜
黑色的火焰
牧场越来越远
拉萨形形色色的狗
荒原中遇到韩玛
藏羚羊守护队
一路向北
韩玛不在的日子
超市里的三条狼犬
苏苏不见了
导盲犬
重返草原
后记
附录

精彩试读

雪夜
下雪了,这已经是春天的第二场雪。
硕大沉重的雪片在天空最遥远的深处聚集,漫无边际地飘落下来,争先恐后地急于行使剥夺大地刚刚展露出零星绿色的使命。
天黑之后,大雪铺天盖地拥向大地,纷纷扬扬,挤挤挨挨,几乎顷刻之间就盖满了残雪尚未消融的大地。
雪越下越大,终于砌满了天空,没有留下一丝缝隙。
这是一片被称做世界第三极的广袤高原,位于冰雪覆盖的大地尽头,让人联想起宇宙洪荒的蒙昧之初,是远离文明的绝地荒野,青藏高原上最荒凉的藏北草原。
帐篷是暴虐风雪之中一座不沉的小小孤岛,在无垠的荒凉中像一朵即将熄灭的火苗般微不足道,似乎随时都会淹没在积雪大地的褶皱之间。但正像藏北草地上所有驮在牦牛背上漂泊不定的帐篷一样,牧人一旦将它筑立在荒原之上,它就成为漫天风雪中牧人们永不舍弃的温暖的家。
母獒围着帐篷悄无声息地转了一圈,隔着牦牛毛织成的帐篷布,听到里面传来婴孩细小的哭声和女主人轻声哼唱的歌谣。
帐篷里一切正常。它又走向帐篷后面的畜群,十几头牦牛被巨大的雪片覆盖着,像一座座白色的小丘静卧在雪地上,正将白天颇费力气找到的牧草从胃里吐出重新咀嚼,反刍的细密声响仿佛微风吹过秋天丰茂的草地。永远战战兢兢的羊群则密密匝匝地挤成一团。
这是新营地。
一个月前,主人丹增赶着自己的畜群从冬季牧场迁到这个春季草场。那些熬过一个严酷的冬季已经筋疲力尽、骨瘦如柴的牛羊休养了一段时间之后,露出了略显丰腴的体态。母獒这几天也看到主人丹增被高原强烈阳光剥蚀得一片赤红的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微笑。母獒熟悉这种表情,这说明主人的心情很好,在这种时候他甚至会一时兴起拍一拍母獒的头。
残酷的冬天就要真正地过去了。这是五月的藏北草地之夜,静谧沉实,一切都很正常。
巡视完自己的领地之后,鼓胀的乳房催促着母獒快步跑向帐篷后面的羊毛垛。它小心翼翼伸出巨大的爪子掀开羊毛毡片,里面顿时传出小犬嗅到母獒的气味后哼哼唧唧的叫声,三只胖乎乎的小犬寻着母獒的气息摇头晃脑地爬了出来。它的喉间发出獒犬特有的沉闷低啸,用力甩去身上湿重的雪片,然后钻进羊毛垛趴好,三只小犬迫不及待地钻到了母獒的腹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