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魔球

魔球
作者 Author 东野圭吾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南海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5-01-01
ISBN

9787544269346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42.00
RM33.60

零库存(可预订 )Out of stock (allow order)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魔球》

作者:东野圭吾 (作者),‎ 黄真 (译者)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东野圭吾描写真挚亲情的动人杰作,入围第30届江户川乱步奖、周刊文春推理榜年度10佳
   ★我对《魔球》相当自信,它也备受好评。我一直希望能带给读者更多东西,比如人性独白,比如社会炎凉。——东野圭吾
   ★情节既让人大吃一惊,又在情理之中,描绘出纯粹、执着、悲壮的少年形象,感人至深
   ★充满悬疑的故事与震撼人心的情感紧密相连,因此日本读者评论说,《魔球》不仅仅是一部的推理小说、可读性极强的小说,更是出色的文学作品
   ★你拼命学习,我拼命打棒球,我们一定要让妈妈幸福。就算搭上性命,我也要报答妈妈的恩情——这段台词道出了《魔球》的主旨,正是现代人*应该珍视的真挚感情
   ★《魔球》随书附赠主题书签

《魔球》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动人亲情杰作,将悬疑故事与真挚情感紧密相连。东野圭吾曾评价说:“我对《魔球》相当自信,它也备受好评。我一直希望能带给读者更多东西,比如人性独白,比如社会炎凉。”


    由于父亲早逝,武志和勇树兄弟俩由母亲辛苦抚养,一家人相互支持,生活艰难又充满温暖。兄弟俩郑重约定:武志专心棒球,勇树全力学习,各自凭天赋奋斗,一定要让母亲幸福。


    武志进入高三时,率领球队破天荒闯入全国大赛。然而在比赛关键时刻,他投出了一记匪夷所思的“魔球”,比赛输了!此后,离奇事件接连发生:先是武志的队友被刺死,不久武志死在树林中,右臂被齐肩锯断。


    就在这时,悲伤的勇树和母亲得知了锥心的真相。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魔球

魔球

   ★东野圭吾描写真挚亲情的动人杰作,入围第30届江户川乱步奖、周刊文春推理榜年度10佳
   ★我对《魔球》相当自信,它也备受好评。我一直希望能带给读者更多东西,比如人性独白,比如社会炎凉。——东野圭吾
   ★情节既让人大吃一惊,又在情理之中,描绘出纯粹、执着、悲壮的少年形象,感人至深
   ★充满悬疑的故事与震撼人心的情感紧密相连,因此日本读者评论说,《魔球》不仅仅是一部的推理小说、可读性极强的小说,更是出色的文学作品
   ★你拼命学习,我拼命打棒球,我们一定要让妈妈幸福。就算搭上性命,我也要报答妈妈的恩情——这段台词道出了《魔球》的主旨,正是现代人*应该珍视的真挚感情
   ★《魔球》随书附赠主题书签

写评论

作者介紹

东野圭吾,日本作家,直木奖、吉川英治文学奖、推理作家协会奖、江户川乱步奖、本格推理小说大奖等日本重要文学奖项得主,2009—2013年日本票选受欢迎作家,作品中文版系列已突破600万册。
   1985年,《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年度;
   1999年,《白夜行》获《周刊文春》推理小说榜年度;《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
   2005年出版的《嫌疑人X的献身》地将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以及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一并斩获;
   2008年,《流星之绊》获第43届新风奖;
   2009年出版的《新参者》获两大推理小说排行榜年度;
   2011年,《麒麟之翼》获日本书评杂志《达文西》年度推理小说;
   2012年,《解忧杂货店》获第7届中央公论文艺奖;
   2014年,《祈祷落幕时》获第48届吉川英治文学奖。

編輯推薦

   ★东野圭吾描写真挚亲情的动人杰作,入围第30届江户川乱步奖、周刊文春推理榜年度10佳
   ★我对《魔球》相当自信,它也备受好评。我一直希望能带给读者更多东西,比如人性独白,比如社会炎凉。——东野圭吾
   ★情节既让人大吃一惊,又在情理之中,描绘出纯粹、执着、悲壮的少年形象,感人至深
   ★充满悬疑的故事与震撼人心的情感紧密相连,因此日本读者评论说,《魔球》不仅仅是一部的推理小说、可读性极强的小说,更是出色的文学作品
   ★你拼命学习,我拼命打棒球,我们一定要让妈妈幸福。就算搭上性命,我也要报答妈妈的恩情——这段台词道出了《魔球》的主旨,正是现代人*应该珍视的真挚感情
   ★《魔球》随书附赠主题书签

精彩试读

1
看云的走势,似乎眼看着雨滴就要落下来。绝大多数学生都带着伞,须田勇树也是将伞和书包一起绑在了自行车后架上。
勇树跨在自行车上,却并没有踩脚蹬。他一只脚着地,目光向着前方。不光是他,周围的学生都是这副姿势。
他们在沿河堤的路上停下。旁边流淌着的,是一条名叫逢泽川的小河。
沿这条路直走就能到开阳高中的大门,他们却在离大门不远处停住了脚步。
很明显,事态并不寻常。几辆警车停在那里,很多警察神情严肃地来回走动。他们围起的隔离带,更是把本就狭窄的路面挤剩下四分之一,导致了学生的拥堵。
“出什么事了吧?”
勇树的朋友下了自行车,跳着望去,随即说道。只有警察在走来走去,除此之外,什么也看不到。
在警察的疏导下,交通终于畅通起来。在经过被认为出了事的现场旁边时,勇树稍稍踮起脚看了一下,果然什么也没看见。只有那群目光锐利的男子,表情严肃地对视着。
当他从这片混乱中脱离出来时,听见了旁边几个学生的说话声。
“杀人案呗。”一个留着小平头的学生,嘁嘁喳喳地说道。
“杀人案?真的吗?”跟他说话的另一个学生小声问道。
接着,两个人就跨上自行车走远了,什么都听不到了。
杀人案?
勇树一边蹬着自行车,一边在嘴里重复着这个词。这是个唤不起实际感受的词,里面似乎包含着他所不知的大人的气味。
“教物理的森川正跟警察面谈呢。”
大声说出这话的,是个诨名“温泉”的小个子学生。他是澡堂老板的儿子。
“在哪儿?”近藤向温泉问道。
“在接待室呢,我进去的时候看见的。是森川,千真万确。”
“为什么森川会跟警察会面?”
“这个我可不知道。”温泉努起嘴说道。
这个姓森川的,是勇树他们的物理老师。三十岁出头,因为以前打橄榄球,体格健壮,在学生中的人气也很高。但这个时候让勇树在意的是,森川是棒球部的领队。
“这个森川,是棒球部的领队吧?”
大概是感觉到了勇树内心的波动,一个高个子学生朝他回过头来。这是篮球部一个姓笹井的男生,才高中二年级,却胡子浓密,一副少年老成相。
“说不定,被杀的是棒球部的成员?”
这是个大胆的猜测,但周围的人也都点头赞同。笹井似乎对大家的反应很满足,微笑着对勇树说:“须田,你哥哥可能知道些什么呢。”
勇树一言不发,只是整理着英语单词的笔记,没有要答话的意思。明显看得出来,笹井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喂,须田。”
笹井低声唤他,与此同时,大家开始慌慌张张地回到位子上。就在教室的入口,他们的班主任佐野正走进来。
“努力学习呢,真能装!”
井扔下一句满载恶意的台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班主任佐野教历史,平日里是个温和敦厚的中年男子,但今天眼神却严肃得出奇。平时多半是一边点名还一边开玩笑,今天却什么笑话也没讲。
点过名后,佐野宣布节课改成自习。他给出的理由是要召开紧急教职工会议。平时一听见自习就露骨地现出喜色的一帮人,今天倒是特别仔细地听着。
勇树从包里拿出了爱伦坡的英语读本,他打算在自习课上看这本书。将来要从事能用英语的工作——这是他模糊的梦想。作为实现梦想的阶梯,他将考入东京大学作为首要目标。勇树自然不知道大学之间的差别,但不管怎么说,进入这所汇集了日本人才的大学是不会错的,他一直这样坚信。
为了追求梦想,他决心不让自己的耳朵沾染杂音,但今天的杂音却格外多。勇树还没将《金甲虫》看完一页,手边的光线就暗了下来。抬头一看,笹井正泛着一丝浅笑俯视着他。
勇树极不自然地叹了口气,又把目光投回到了书上。但是这页书已经让笹井二十多厘米宽的手掌盖住了。勇树仰起脸,对着笹井怒目而视。
“走一趟吧,” 笹井说道,“森川被传唤的事肯定跟棒球部有关系,因为森川没有当班主任。就请你到须田学长那儿走一趟,问问这事吧,反正三年级的人现在应该也在自习。”
有几个人似乎听见了笹井的声音,都凑了过来。
“你自己去不行吗?”勇树含着怒气说道。
“我要是去了,人家可能不会搭理我。你去不挺好嘛,又没什么损失。走一趟吧。”
“是啊,去一趟有什么不行的?”旁边的一个男生也说话了,“况且须田学长说不定也被警察叫去了呢。”
“为什么我哥要被警察叫走?”
勇树这么一反驳,那个男生便嚅动几下嘴巴,默不作声了。看着这样的状况,勇树厌烦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这是去吗?” 笹井瞪着他说道。
“我只是不想在这种争吵中浪费时间。”
说着,勇树便走到走廊,气势汹汹地把门摔上。
开阳高中校内,不消说,勇树的哥哥——须田武志的名字几乎是无人不晓。他是开阳高中棒球部的投手,这个队以前连每年夏天县内大赛的第三轮都没进过,却在他的带领下,于去年的秋季大赛中夺得了亚军。大约十天前的选拔赛上,开阳高中虽然遗憾地输掉了,但他却近乎完美地压制住了打击率高的亚细亚学园队,牢牢牵住了球探们的眼睛。他那旋转的快速球和准确的控球,据说很快就被职业球员借鉴了。
有一位天分如此之高的哥哥,勇树觉得很骄傲。选拔赛之后,他甚至都想边走边举着一张写有“我是须田武志的弟弟”的纸片。
但随着赞誉之词不断向哥哥抛来,在喜悦的同时,勇树也感到一种渴望逃脱般的焦虑。并不是因为自己被拿来跟的哥哥相比,才会感到不快。勇树心里明白,谁都没有拿武志和他比较的意思。他之所以会感到焦虑,是因为想到与哥哥相比,自己的分工基本上没有完成。而哥哥也不过是将二人决定好的分工顺利地完成罢了。
勇树蹑足而行,顺着楼梯往上走。武志所在的三年级B班就在三楼。
与巴不得自习的二楼学生的嘈杂相比,三楼安静得甚至让人觉得一个人都没有。再加上三楼的走廊是木板的,勇树不管怎么小心走路,每踏出一步都会响起木头的摩擦声。
勇树一面竖着耳朵听动静,一面在走廊上前行。来到三年级B班的门口时,他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停住了。从教室里传来了异样的响动,仔细一听,那似乎是细微的抽泣声。勇树半弯下腰,从窗外窥探着教室里面的情形。这个班有半数是女生,几乎所有女生,要么将白手帕蒙在眼前,要么伏在桌子上。男生则有的两手交叉抱臂,有的用手撑着双颊,有的闭着双眼,摆出各种样子,但都清一色浮现着悲痛的表情。
武志坐在靠走廊一侧后面的位子上。他两手插在口袋里,两条长腿交叉在一起,锐利的目光游走在空中。
勇树心想,被杀的就是这个班的学生了。这个教室里飘荡着的深沉悲痛和凝重空气,让勇树有了这样的直觉。
他后悔来到这个地方了,而一想起自己现在这样窥探人家的样子,更是有了一种想要呕吐的恶心感。
他悄悄地离开了窗户,放轻脚步,顺着走廊准备回去。然而,他身旁的一扇门突然打开了。或许是门的开闭状况不好,声音很响,勇树禁不住要喊出声来。
“你来这儿干什么?”
勇树的头顶传来说话声。即便没看见脸,勇树也知道说话的是谁了。
“就是……”勇树低着头开口道,他想找一个好的借口。
“找我有事?”
“嗯。”勇树点头。
武志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抓起勇树的胳膊,说:“到这儿来。”说完便走了起来。武志用力很大,勇树被拽着一直走到了楼梯的平台上。
“找我什么事?”
武志侧脸向着勇树问道。勇树没能编出合适的谎话,只好将刚才与井他们的一番交涉向哥哥做了坦白。
“这帮人,吃饱了撑的!”
武志怒叱般喷出一句话,然而似乎出于无心,语气中并没有平时的那种魄力。
“算了吧。对不起了。”勇树打算下楼梯。
“等等!”这时从身后传来了武志的声音,勇树站住了。
“是北冈。”武志说道,说得漫不经心。
勇树看着哥哥的脸,发了一阵呆。刚才那句话的意思,还没有清楚地印入脑中。
“北冈学长怎么了?”他反问了一遍。
“他被杀了,”武志直截了当地说,“北冈被杀了。”
“怎么会?”
“真的。”
武志说着,脚步转向楼梯,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弟弟,接着说:“行了,知道了就回教室去。别为这闲事操心,你应该还有其他的事要做吧?”
“可是……”
“跟你没关系!”武志甩下这句话,径直上楼去了。勇树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带着一种呼吸不畅的混乱走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