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鲁冰花

鲁冰花
作者 Author 钟肇政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4-06-01
ISBN

9787539548869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22.80
RM18.20

库存 Stock 3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适读人群 :6-14岁

  《台湾儿童文学馆:鲁冰花》写台湾贫农的儿子古阿明,早年丧母,和父亲、姐姐相依为命,自己的绘画天才刚得到肯定却又不幸夭折的故事。父亲靠租种乡长的地吃力地维持一家的生活,母亲因操劳过度早死,姐姐古茶妹小小年纪却很懂事和体贴人。弟弟古阿明生性活泼,学习成绩不是太好但却很有画画的天才。

新近来自大城市的年轻美术教师郭云天慧眼识才,极力推荐古亚明作为学校年级代表外出参赛,但遭到绝大部分老师的抵制,硬推选有钱有势的乡长的儿子。乡长的儿子也曾对古阿明说自己的画不如阿明画的好。眼见学校老师们的势利短见,郭云天失望回城,与古阿明道别时带上了阿明一张《茶虫》画离去作纪念。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鲁冰花

鲁冰花

《鲁冰花》流传台湾社会五十多年,《鲁冰花》表现的儿童观和教育观,至今值得人们深思。根据原著改编的同名电影令人难忘,同名歌曲《鲁冰花》更是成为世人传唱的经典。

写评论

作者介紹

钟肇政

台湾乡土文学的开拓者、奠基者之一,被誉为台湾文学传灯者。著有长篇小说《鲁冰花》《八角塔下》《浊流三部曲》《高山三部曲》等,中篇小说《初恋》《摘茶时节》等,短篇小说《残照》《轮回》《大肚山风云》《中元的构图》等,文艺理论《写作与鉴赏》《西洋文学欣赏》等,并有翻译作品《砂丘之女及其他》《金阁寺》《阿信》等。

序言

台湾的素颜
  钟肇政的小说中,最具历史地位的,应属《浊流三部曲》等长篇大河小说,然而阅读人口最多、最脍炙人口的作品,则是《鲁冰花》。
  《鲁冰花》这部长篇小说,在1962年出版,于多年前由“高仕影业公司”改编拍摄为电影(杨立国导演,吴念真、钟肇政编剧),当时这部电影与主题曲颇受欢迎,成为1980年代大家的共同记忆。书名鲁冰花,乃由Lupin音译而来,是属羽扇豆科植物,它开满乡间小道,点染农村景致,而在花叶凋零后被视作农村的花肥,隐喻着平凡而高贵,美丽与哀愁的主题。
  书中的代课老师郭云天,以他初入社会的纯真之眼,发现复杂的社会问题,其中贫富差距、学校教育、农村发展以及政治污染等,到今日都依然发人深省。文中以古阿明这位绘画天才之死凸显主题,凝聚批判的高潮与感染力,令人动容。而书中除了年轻老师的青春恋曲,古阿明天才早夭的戏剧性外,古茶妹这位生长于贫苦环境中,自然成为弟弟亦姐亦母的客家小女孩。她温柔、体贴、善良,而又承受巨大悲苦的身影,正是小说中鲁冰花“母爱”花语的化身。
  《鲁冰花》虽然广受读者大众的喜爱,但多年来未曾再版,遍寻书店与图书馆亦不易寻得,如今远景出版社重印单行本(由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简体字版),对于许多热爱此书的读者而言,真是一大福音。而这部书的再版,也让热爱这块土地的读者,借着钟老淳朴的客家茶乡的描写,回想台湾人原有的动人素颜。
  台湾成功大学中文系教授
  陈昌明

編輯推薦

钟肇政的小说中,具有很高的历史地位,应属《浊流三部曲》《台湾人三部曲》等长篇大河小说,然而阅读人口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则是《鲁冰花》。

《鲁冰花》这部长篇小说,在1962年出版,于多年前由“高仕影业公司”改编拍摄为电影(杨立国导演,吴念真、钟肇政编剧),当时这部电影与主题曲颇受欢迎,成为70年代大家的共同记忆。书名鲁冰花,乃由Lupin音译而来,是属羽扇豆科植物,它开满乡间小道,点染农村景致,而在花叶凋零后被视作农村的花肥,隐喻着平凡而高贵,美丽与哀愁的主题。

书中的代课老师郭云天,以他初入社会的纯真之眼,发现复杂的社会问题,其中贫富差距、学校教育、农村发展以及政治污染等,到今日都依然发人深省。文中以古阿明这位绘画天才之死凸显主题,凝聚批判的高潮与感染力,令人动容。而书中除了年轻老师的青春恋曲,古阿明天才早夭的戏剧性外,古茶妹这位生长于贫苦环境中,自然成为弟弟亦姐亦母的客家小女孩。她温柔、体贴、善良,而又承受巨大悲苦的身影,正是小说中鲁冰花“母爱”花语的化身。

《鲁冰花》虽然广受读者大众的喜爱,但多年来未曾再版,遍寻书店与图书馆亦不易寻得,如今远景出版社重印单行本(由福建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简体字版),对于许多热爱此书的读者而言,真是一大福音。而这部书的再版,也让热爱这块土地的读者,借着钟老淳朴的客家茶乡的描写,回想台湾人原有的动人素颜。

精彩试读

     上午第四堂的下课钟响了,向老师敬过礼,古茶妹就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奔向弟弟的教室。她的弟弟古阿明这时也正好下课出来。
  “阿明!看到吗?那位新老师。”
  “当然看到了。”
  “你很高兴是不是?”
  “我非常高兴,我有些不敢相信呢。”
  “我也是。我们是最先认识他的人,他也一定还记得我们。你说是吗?”
  “嗯……姐姐,我不想回去吃饭了,我要去看看他。”
  “咦,去哪儿看?”
  “办公室啊。”
  “你敢进去吗?要怎么跟他说?”
  “不……我只是在窗外望望。”
  “那怎么行,要犯校规吗?爸爸妈妈也会担心的,以后天天可以见面了,急什么。”
  “唔……可是……”
  “快走吧,不然又要赶不上了。”
  弟弟还是连连回头望望办公室那边,不情愿地走向校门。
  他们的家在泉水村,他们得走快些才能在二十分钟以内回到家,然后快速扒几碗饭再赶回学校上下午的课。这是姐弟俩平日的日课。
  “阿明,”茶妹一面急急迈步一面问,一“你有没有被点到参加图画训练?”
  “图画训练?我不晓得。”阿明人矮,不得不踏着更急促的步子,所以显得又匆忙,又焦急。
  “怎么不晓得?早会时校长也说过呀。”
  “哎呀,我没听到。我一直盯着那位新老师,我高兴得直想跳起来。对啦,那位老师叫什么来着?”
  “真糊涂,所以你成绩总不好,听了的话马上就忘掉了”
  “我真的没听到啊,奇怪,姐姐,告诉我。”
  “郭云天老师。天上的云,云天,懂吗?”
  “哦,郭云天……郭老师。”
  古阿明嘴里喃喃地反复了好些次,好像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忘掉似的。
  “他还是大学生呢。真了不起啊。校长说他因为生病。休学了两年,现在病好了,暂时来当我们的老师。”
  “大学生!”阿明热乎乎地大叫,“哎呀,不得了,我们也有这么伟大的老师。”
  “可惜他不是你的级任,也不是我的。他要教四年乙班。”
  “我真想转到他那班……我为什么不是四年级呢?”
  “别傻想了。校长还说,这个月二十六号有全县的图画比赛,由郭老师指导。以后每天要练习一个钟头呢。”“哇!”阿明双手朝头上一伸,“我一定参加!”
  “老师点到你了?”
  “这……我老师没有说啊。”
  “你大概又是没有听到,或者是忘了。”
  “我想想看。”
  “走快些!”
  古茶妹话虽很严厉,但眼光却正好相反——充满对弟弟的爱惜。她担心着弟弟是不是能够选上。
  说起画画,再没有比这更使弟弟喜欢的事情了。茶妹记得六年前入学后有了蜡笔画纸等东西,从那时候起,弟弟就懂得了“画画”这么回事。那时他才四岁,见了东西就要,而且到了手就一定要玩个够,非到那东西支离破碎不肯放手。特别是她那盒八支装的蜡笔,每次弟弟看见就吵着要一支。起始是撕下日历来涂,到后来,墙壁、地面上、桌椅上,到处都要画上那些圆圆方方的古怪图样。爸爸有一次气得捉住他,狠狠地揍了一顿屁股,他这才不敢再乱画。弟弟也真够聪明,从那以后看到了纸张之类——如买东西回来时的包装纸、纸袋等,或者在马路上捡到的烂纸,他都要细心存下来,弄平,收藏,有了蜡笔就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