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风之王

风之王
作者 Author [美] 玛格莉特·亨利 著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6-06-01
ISBN

9787530749890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24.00
RM19.20

库存 Stock 3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适读人群 :7-10岁

  它拥有高中的血统,却阴错阳差,虽有一身本领却无法施展。
  他出身卑微,虽然心中充满了爱和豪情壮志,却有口难言。
  只为一句庄严的许诺,他和它不离不弃,卧薪尝胆,终于等到了辉煌的那一天……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风之王

风之王

它拥有高中的血统,却阴错阳差,虽有一身本领却无法施展。他出身卑微,虽然心中充满了爱和豪情壮志,却有口难言。只为一句庄严的许诺,他和它不离不弃,卧薪尝胆,终于等到了辉煌的那一天……

写评论

作者介紹

玛格莉特·亨利(Marguerite Henry)
是家中排行小的孩子。在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密尔瓦基市长大的她,六岁时就爱上了马。那时她的哥哥偶尔会让她摸摸他心爱的马,而这份对马的热爱便融入了她日后的写作生涯。婚后的玛格莉特。亨利转而为《读者文摘》与《星期六晚间邮报》撰写文章与故事。1940年,她出版了头两本儿童书,这时她即明白,自己已经找到了在写作上的定位。在玛格莉特·亨利的故事中,她的马儿、狗儿以及其他的宠物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为了更加了解她故事中的角色和它们生活的地方,她总会投入相当的精力进行研究,这使得她的故事更加精彩迷人。而这些精彩的故事让玛格莉特·亨利确立了她身为杰出儿童文学作家的地位。

編輯推薦

证明自己,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即使是命运不公,也要抗争!——徐坤(作家、书评人)
  “闪”的一生就是阿格巴的一生,“闪”是阿格巴的全部,阿格巴把他全部的爱都给了“闪”,因为他坚信“闪”是“风之王”,因为他要坚守心中的那份承诺。“闪”的成功,不就是阿格巴的成功吗?忠诚与坚守就是成功,就是才华。——网友评论

目錄

序曲一脉相承
第一章回教的斋戒月
第二章传种母马马房
第三章小马出生了
第四章麦穗纹
第五章骆驼奶与蜂蜜
第六章国王的命令
第七章送给国王的六匹骏马
第八章阿格巴为闪量身
第九章一路顺风
第十章小国王
第十一章贼窝
第十二章阿格巴成为唤醒人
第十三章奇特的人、猫、马搭档
第十四章本杰明骑马记
第十五章红狮客栈的招牌
第十六章新门监狱
第十七章访客的铃声
第十八章马戈的绿色丘陵
第十九章恶魔
第二十章威肯沼泽
第二十一章上帝的草原
第二十二章女王奖杯
终曲赛马之父

精彩试读

第一章   回教的斋戒月
  位于非洲西北的一块土地,也就是摩洛哥这个国家,一名手拿扫把的马童正站在皇家马房宽大的院子里,等待着黄昏的来临。
  他整天都没吃东西,即使是塞在缠头巾里的枣子,或是从王宫高墙上掉进马厩院子里的那些巨大的紫葡萄也没尝一口,他更尽量不去嗅那成熟的石榴散发的浓郁而强烈的芳香。原来,现在是神圣的斋戒月,虔诚的回教徒每天从日出以前的黎明到日落都不吃不喝,一直到日落以后才进食。
  这个名叫阿格巴的男孩自己倒不在乎禁食,那是他信仰的宗教的一部分,可是当马夫总管阿奇先生命令马儿也得遵从斋戒的规定,既没的吃、也没的喝的时候,阿格巴黑色的眼睛里隐含着怒气。
  “这是国王的命令!”总管对所有的马童如此宣布道。阿格巴表示不满时,脑袋瓜儿立刻被他打了一下。
  国王的马厩里有一万两千匹马,阿格巴负责其中的十匹。他喂它们东西吃,给它们水喝,替它们刷洗身子,清理它们的马房。最好的是,他可以把十匹马一起牵到院子里去活动。
  在十匹马当中,阿格巴特别钟爱一匹红棕色的母马。它快如羚羊,眼睛始终细细地研究他做的每一件事。其他九匹马,他顶多牵到普通的水槽喝水,可是对待这匹他心爱的红棕色母马,他总是从老远的王宫大门外一处纯净的泉水装满满一壶水回来。然后,他会捧着水壶,给那母马喝个痛快。喝水的时候,它的眼睫毛轻轻拂过他的手指。等它喝得心满意足了,它会良久地凝视他,同时冷冷的泉水慢慢从它的口络滴到他的手上。
  这会儿让阿格巴牵肠挂肚的,正是这匹母马,于是他只好用工作来打发日落之前的这段时间。院子已经打扫干净,可是阿格巴仍然挥动他的棕榈叶扫帚,仿佛要把他所有的心思扫成一堆,好让风给带走似的。
  最后他总算把扫帚挂在一只铁钩上,就挂在一排没完没了的扫帚旁边,这才走向那匹母马。它的马房门是关着的,这样苜蓿芳香的味道才不会飘了进去,刺激到它的胃口。他发现它侧躺着睡了,它的腹部因为就快要出生的小马而胀得圆鼓鼓的。阿格巴注意到禁食已经让母马元气大伤,他可以从马儿深陷的眼窝和全身凹凸不平的毛皮看出来,他胸中不由得感觉沉沉的。
  可是禁食很快就要结束了,今天是斋戒月的最后一天,而且即使是现在,那夕阳依然从院子边缘灰绿色的橄榄树后面继续往下掉呢。到处都没有一点点声响,老远的王官内如此,马厩这边马童们居住的地方也是如此。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屏气凝神地等待黄昏降临。昆虫与鸟雀的声音渐渐划破寂静。黄昏中癞蛤蟆鼓动着它们的低音管唱得热闹。蟋蟀的唧唧声。鸽子的咕咕叫。远方深山中一头土狼开始发出奸笑。眼看着时候就要到了。
  阿格巴转向东方,眼睛望着清真寺的尖塔。那尖塔好比一根针,刺着血红的太阳。他一直盯着它看,直到眼睛刺痛为止。终于,一个身穿白袍的人影从尖塔里出来了。那人就是叫拜人。他吹着号,再把天上的四种风歌颂了一遍。斋戒月结束了!
  突然,到处都是疯了似的噪音。一万两千匹马认出了声声的召唤,于是纷纷嘶叫起来,表示它们肚子饿坏了。皇家马厩沸沸扬扬地活像个蚂蚁窝,马童们一窝蜂冲出走廊,进到院子里,他们从外衣的连帽、腰带与背心里面掏出枣子、葡萄干与杏仁,然后一股脑儿地把东西塞进嘴里。他们从葡萄藤上摘下葡萄,吃得狂暴且放浪形骸。有些人索性像马似的,一头扎进水槽里猛灌着水。
  阿格巴并没有和其他的马童一起大吃大喝。他回到母马身边,轻手轻脚的,不愿惊吓到它。他伸手到挂在墙上的马鞍下面,拿出一个小时前就藏在那儿已经装满泉水的水壶。他把泉水倒在盆里,然后等着母马醒来。
  仿佛它在梦中听见了倒水的声音,它突然身子痉挛一下醒了,而且挣扎着站了起来。它走向阿格巴开始喝水,然后它抬起头,任水从它唇间淌下。
  阿格巴一动不动地候着,知道它还想喝更多更多。它深棕色的眼睛端详着他,似乎是在说:“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是因为有你的缘故。”
  阿格巴心中涌起一股莫大的幸福感,他点点头,像是明白它的心思,然后等着它喝下一口又一口的水。
  当阿格巴走出母马的马房时,别的马童已经开始牵着他们的马儿到水槽喝水去了。如果他想第一个拿到他的玉米配额,这会儿就得快点儿才行。他捡起一个大麻纤维做的袋子,跑过迷宫一般的走廊,冲下一个陡峭的阶梯,来到地下的谷仓。马夫总管阿奇先生就站在入口。阿奇先生长得很黑,而且满脸是胡子。他左手握着一根打结的棍子,腰间的饰带上挂了一百把钥匙。一看见阿格巴,他就抓住小马童的肩膀,那十根指头如鹰爪般有力。
  “你干吗不跟其他小奴隶一起吃,啊?”他用他嘶哑的声音问道,然后目光犀利地看了阿格巴一眼,这才放开了手,开始用他的指甲剥着柳橙。他吃着柳橙,小小的眼珠却片刻不曾离开阿格巴的脸,嘴里还不时发出吸吮的声音,可见那柳橙有多么甜蜜多汁呢。
  阿格巴咽了咽口水。他端详着他棕色的脚指头。
  “是不是那匹母马?”
  男孩的目光飞向总管大人的眼睛。
  “今晚就要生了?”
  阿格巴缓慢且严肃地点点头。
  “那就今晚吧。”总管大人边说边在外套上抹抹嘴,这才摸索着谷仓的钥匙。
  “今天晚上就甭回你住的地方睡了。你把那匹母马牵到传种母马的马房,然后在那儿待命,等它要生的时候再来叫我。无所不见的安拉将会与你同在。”
  阿格巴的心有如鸟的翅膀一般扑扑跳动。总管大人竟然让他守着他的母马!他忘了脑袋瓜儿挨打和一切尖刻的言语,他深深鞠了一躬,等不及要听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声音、开门的叽嘎声与嗅着玉米与大麦的混合气味了。
  钥匙喀哒一声转动,门“嘎”的一声开了,那股温暖又纯熟的味儿扑鼻而来。
  阿奇先生让开一边。阿格巴快速从他身边走过,来到黑漆漆的里头。他敏感的手指找寻着那些最漂亮、最茁壮的玉米。他装了满满一袋子,这才转身奔上楼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