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星期三的战争

星期三的战争
作者 Author [美] 加里·施密特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南海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7-01-01
ISBN

9787530671139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35.40
RM28.30

库存 Stock 3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适读年龄:9-12岁

《星期三的战争》是美国儿童文学作家加里·施密特的代表作,是作者第二度摘得纽伯瑞奖的作品。

对七年级的霍林而言,每个星期三下午都是一场灾难,因为班上的一半同学要去犹太教堂学习希伯来文,另一半则要到天主教堂参加教义问答,作为班里仅有的一名基督徒,霍林不得不与严肃的贝克夫人一起待在教室里。不苟言笑的贝克夫人似乎总在刁难霍林,“罚”他清理黑板擦、打扫教室、整理大老鼠笼子……在种种手段都宣告失败后,贝克夫人使出了致命的一招——让霍林阅读“冗长”而“乏味”的莎士比亚作品……

于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在两人之间悄然展开。

★成长,从相信自己会成为更好的人开始

★纽伯瑞儿童文学奖

★美国图书馆协会年度童书佳作

★入选纽约公共图书馆100大好书

★《书单》编辑选择奖、美国国家教育图书奖、美国独立书商协会奖

★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阳光姐姐”伍美珍推荐

★这部作品让我们有幸听到一个少年在成长中发出的坚定而独特的声音。他学会了越过家庭、克服周围环境,也克服内心的恐惧,打开眼界和心扉,勇敢地拥抱未来。——《书单》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星期三的战争

星期三的战争

这部作品让我们有幸听到一个少年在成长中发出的坚定而独特的声音。他学会了越过家庭、克服周围环境,也克服内心的恐惧,打开眼界和心扉,勇敢地拥抱未来。

写评论

作者介紹

加里·施密特(GaryD.Schmidt)

美国儿童文学家,曾两度获纽伯瑞儿童文学奖,现任密歇根州凯尔文大学教授。2004年,《鲸眼》获得纽伯瑞文学奖,并被美国图书馆协会、《学校图书馆期刊》评为年度好书。2005年,《一个男孩》入围马克·吐温奖。2008年,《星期三的战争》再度摘得纽伯瑞文学奖,不仅在青少年中掀起阅读莎士比亚的狂潮,更被许多成年读者誉为“喜爱的书”。2001年,《周末图书馆》入选美国国家图书奖。

編輯推薦

★现实世界中,成人与孩子的对立冲突的确仿佛战争,而当我们以平等、善意的姿态蹲下身去,便会发现另一番奇妙天地——率真、坚定、勇敢、宽容,以及爱,《星期三的战争》弥合了成人与少年世界的巨大鸿沟。阅读中所获得的愉悦,不仅来自轻松诙谐的情节本身,更来自于深远恒久的感受和思考,来自于挖掘、品味和琢磨之后的刹那辉煌。

——国际安徒生奖得主曹文轩

★《星期三的战争》故事极具戏剧化,跌宕起伏又真实可信,温暖人心且充满希望,完美地呈现出主人公由一个单纯叛逆的孩子,转变为独立思考、富有自省精神的少年的成长历程。

——《出版家周刊》

这不是战争而是成长。可是成长的战争又的确因为年幼和肤浅而在心里发动,甚至打得硝烟弥漫。文学站在高处看得清真相,甚至看得见硝烟里面的诗和童话,文学终究是能牵起人的手、牵着孩子去到大路上的。文学让孩子不发动战争。

——儿童文学作家梅子涵

我喜欢这样的故事,笔触轻松流转,文字就活泼泼地流淌出来。你正哈哈大笑着,心头又不期然被软软地揉捏几把,温存甜蜜几乎让人掉下泪来。轻盈的节拍,玄妙的对照,相信不同读者都会自己意会。

——儿童文学作家伍美珍

重大的社会背景和逗趣的日常生活交织在一起,很难想象施密特如何将播撒下的如许多种子培育出花朵。然而,他做到了,成功地做到了。

——《纽约时报》

《星期三的战争》故事极具戏剧化,跌宕起伏又真实可信,温暖人心且充满希望,完美地呈现出主人公由一个单纯叛逆的孩子,转变为独立思考、富有自省精神的少年的成长历程。——《出版家周刊》

目錄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精彩试读

到了星期三早上,我提着一只装有五个奶油泡芙的袋子走进了教室——一星期的零花钱只能买这么多——很明显我死定了。只有五个奶油泡芙,我算了一下,一人只

分得到一个角。但总好过什么也没有。

玛丽莲·李摇摇头。

“你死定了。”丹尼尔·哈普佛说。

我想也是。至少我不用去穿那条亮黄色的紧身裤了,你可以猜猜看那团白毛会粘在哪儿。

然而,你见过起死回生的神话吗?有时真的会发生,即使你根本不抱希望了。

我们午休回来时,架子上放着戈德曼先生蛋糕坊的一个长盒子……里面躺着二十四个奶油泡芙!二十四个金黄色、焕发着光芒、完美的奶油泡芙!二十四个黄油香草奶油泡芙!

“胡佛先生刚才是和你们开玩笑,”贝克夫人说,“现在请享用吧。”

我们就这样享用了奶油泡芙。

那天下午,贝克夫人问我认为《暴风雨》的结局是悲还是喜。也许因为刚刚经历了大团圆结局吧,所以我说是喜。

“那凯列班呢?”她问,“他的结局美好吗?”

“不。他是个怪物。既然是大团圆的结局,他就注定要失败。如果不杀死哥斯拉,就不能让《哥斯拉》这个故事结束。而要让《暴风雨》结束,也要让凯列班……”

“让他怎样,胡佛先生?”

“赢不了。”

“是的,他赢不了。可有时候我想,也许莎士比亚能让某些事情发生,比如让怪物也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让他能够超越普洛斯彼罗心中的形象。我们的人格中,有一部分是恶的,这就是莎士比亚用凯列班这个角色告诉我们的;然而还有另一部分会随着失败而成长。希望在剧终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点。”她合上了书。

“失败不会帮助你成长,”我说,“那只是失败而已。”

贝克夫人笑了,“两个星期前,土星五号通过了第一次起飞测试。上次我们失去了三位宇航员,至今,只过了不到十个月。可我们仍然在实验下一个火箭,这样才能有朝一日到月亮上去,把世界变得更美好。”她用手托起下巴,低声说道,“莎士比亚难道不会羡慕这样的圆满结局吗?”

然后,她把书放回最下面的抽屉里。

教室里异常安静,都可以听见细碎的小雨滴落在玻璃窗上的声音。

“谢谢你的奶油泡芙。”我说。

“慈悲不是出于勉强。”贝克夫人抬起头,再次露出了真实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