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作者 Author 海伦·凯勒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中国画报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5-07-01
ISBN

9787514611601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28.80
RM23.00

库存 Stock 3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19世纪,海伦·凯勒,毕业于哈佛大学德克利夫 学院;并用生命的全部力量处处奔走,建起了一家家 慈善机构,为残疾人造福,曾被美国《时代周刊》评 选为20世纪的美国十大英雄偶像。


     创造这一奇迹全靠海伦那一颗不屈不挠的心。她 接受了生命的挑战,用爱心去拥抱世界,以惊人的毅 力面对困境,终于在黑暗中找到了人生光明的一面, 然后又把慈爱的双手伸向全世界。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插图典藏本)(精)》是作者 海伦·凯勒的自传。她仅仅拥有19个月的光明。假如 给她三天光明,她第一天想看看让她的生命变得有价 值的人,第二天想看光的变幻莫测和日出,第三天想 探索与研究。以一个盲人的身份想象如果自己能够有 三天的时间看到世界,将会去做哪些事——包括去看 看帮助过自己的人,以及去感受自然,品味艺术世界 。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靠海伦那一颗不屈不挠的心,接受了生命的挑战,用爱心去拥抱世界,以惊人的毅 力面对困境,终于在黑暗中找到了人生光明的一面, 然后又把慈爱的双手伸向全世界。

写评论

作者介紹

海伦·凯勒(HelenKeller)(1880年6月27日-1968年6月1日)

是美国盲聋女作家和残障教育家。1880年出生于亚拉巴马州北部一个叫塔斯喀姆比亚的城镇。她在19个月的时候因猩红热夺去了她的视力和听力,接着,她又丧失了语言表达能力。然而就在这黑暗而又寂寞的世界里,她因为她的导师安妮·莎莉文(AnneSullivan)的努力,使她学会读书和说话,并开始和其他人沟通。而且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美国拉德克利夫学院,成为一个学识渊博,掌握英、法、德、拉丁、希腊五种文字的著名作家和教育家。她走遍美国和世界各地,为盲人学校募集资金,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盲人福利和教育事业,是影响世界的伟大女性之一。 

精彩试读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我们所有的人都曾读到过那类动人心魄的故事, 故事中的英雄常常陷于命系一线、时日无多的境地。
    有时候,险境会持续一年之久;有时候,只有区区二 十四小时。因此,我们无一例外地会对英雄的命运产 生一探究竟的好奇心——这个“在劫难逃的人”会选 择怎样的方式来度过人生的*后几天,或者*后几小 时呢?当然,我所谈到的是那种可以做出选择的、具 有人身自由的人,而非那些被严格限制活动范围的罪 犯。
     这样的故事会引发我们去思考,我们想知道的是 ,在类似的情境下,我们该怎样做。在那*后的几小 时里,我们是否像将死的生灵一样涌进事件、经验以 及纷乱的遐想中难以自拔?在回顾往昔时光的过程中 ,我们寻觅到的是喜乐,抑或愧疚? 有时候,我会把这视为一条**的生命法则—— 把我们每**的生活都当作*后**来过,就好像我 们明天就要死去一样。我以为,这样的一种生活态度 一定会无比强烈地彰显出生命的价值。我们应当以一 种友善的、富有活力的以及热切的感恩之心来度过每 **,而所有这一切,常常会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的光阴面前消逝殆尽。诚然,确有一些人会采用伊壁 鸠鲁主义者“吃,喝,享乐”的座右铭来抗拒光阴, 但是,大多数人还是会受到“终有一死”这个不争事 实的煎熬历练。
     在那些故事中,在劫难逃的英雄通常会在*后一 刻被突如其来的好运所拯救,与此同时,他的价值观 也几乎无一例外地会发生改变。他会对生命的意义及 其固有的精神价值留下*为深刻的体会。我们常会注 意到这样一个事实,那些生活在,或者曾经生活在死 亡阴影下的人,无论他们做什么事,都会给人带来一 种甜蜜而温馨的感觉。
     然而,就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还是会把生命视为 一种理所当然的事物。谁都知道,有朝一日我们都会 死去,但是通常情况下,我们会把那**描绘成遥不 可及的“将来事”。在我们拥有一个快乐而健康的身 体的时候,死亡完全是一种令人难以想象的东西。我 们很少会去想这种事。光阴绵延伸展,似乎是一种没 有尽头的风景。所以,我们都会埋头于我们那微不足 道的工作,而几乎没有意识到,我们对待生活的乃是 一种消极的态度。
     我所为之担心的就是我们在运用自身才能和感官 时同样的麻痹状态。只有聋人才会觉察到听力的可贵 ,只有盲人才会意识到,那些视力健全的人受到了多 么慷慨的祝福。在那些已经失去视力和听力的成年人 身上,这种现象表现得尤为明显。但是对于那些视觉 和听觉从未受到过损害的人而言,他们很少能够将这 些受到祝福的才能“物尽其用”。他们的眼睛和耳朵 会不分主次地吸纳所有的景物和声音,他们无法集中 精力,因而对事物的了解也就趋于浮泛浅薄。人人都 知道那个老生常谈的道理——直到失去的时候,我们 才会珍惜曾经拥有的一切;直到生病的时候,我们才 会意识到健康的可贵。
     我时常想,在步人成年后的某个时期,假如我们 每一个人都遭受到几天失明和失聪的打击,那么,这 一定是一种福分。因为黑暗会令我们*加珍惜光明, 寂静会让我们懂得声音的美妙。
     偶尔,我也会对我的那些视力健全的朋友们进行 “检验”,我想知道他们都能看到哪些东西。*近, 我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来拜访我,那天,她刚刚在 森林里做了一次长时间的散步,于是我问她都观察到 了什么。“没什么特别的。”她回答道。我本该对这 种轻描淡写的回答心生疑窦,我所以没有提出异议, 是因为长久以来,我已经对“所见甚少”的说法深信 不疑了。
     P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