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将军胡同

将军胡同
作者 Author 史雷 著
出版社 Publisher 天天出版社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5-07-01
ISBN

9787501610006

新 New

语言  简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中国

定价:RM24.00
RM19.20

库存 Stock 3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史雷所著的《将军胡同》一书由曹文轩作序,阐释“青铜葵花”这一奖项的内涵和意义,感受什么是真正的优秀的儿童文学;


泡茶馆、看京戏、斗蛐蛐、养金鱼、熬酸梅汤、耍猴猎獾,在京腔京韵的故事中感受老北京的趣味童年,回到那段让人向往的民国往事;


透过姥爷一家、图将军一家、秀儿一家三个不同阶层的家庭,去体悟一个丰富鲜活的老北京的鲜活画卷。图将军这一鲜活灵动的形象,带读者去感受极具特色的老北京人的“京味儿”生活;


作为一部抗战题材作品,整部作品没有直接去写硝烟与战火,而是通过儿童的视角来观察和体会这一切。作品虽然悲壮,却仍然充满希望;


详细考究的“《将军胡同》名物考”,让小读者了解更多老北京的历史文化;
“《将军胡同》专家评语”,让小读者了解权威名家对这部作品的评价。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将军胡同

将军胡同

作为一部抗战题材作品,整部作品没有直接去写硝烟与战火,而是通过儿童的视角来观察和体会这一切。作品虽然悲壮,却仍然充满希望......

写评论

作者介紹

史雷
1970年10月出生于四川省灌县(现都江堰市),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儿童文学》《少年文艺》(上海)《少年文艺》(江苏)《读友》《东方少年》等杂志,曾获2011年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佳作奖、首届“读友杯”全国少儿类型文学大奖赛二等奖、第二届“读友杯”全国少儿类型文学大奖赛优秀作品奖、2014年《儿童文学》擂台赛之“直通罗马大奖赛”金奖。长篇小说《将军胡同》一举夺得第一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之“青铜奖”殊荣,受到谢冕、高洪波、王泉根等七位终评专家的一致好评。

序言

曹文轩 
  “青铜葵花”是一项文学奖,像所有有着新型文学主张的文学奖一样,此奖也是一项对文学的解读和阐释。 
  何为文学,文学何为?文学的根本使命大概是为人类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础,有此使命无疑是崇高的。实际上,我们的文学先人一直是这样看待文学的。文学之所以被人类选择,是因为人们发现文学有利于人性的改造和净化。人类完全有理由尊敬这样的文学史和文学家。文学从开始到现在,对人性的改造和净化起到了无法估量的作用。在现今人类的精神世界里,有许多美丽光彩的东西来自文学,在今天的人的美妙品性中,我们只要稍加分辨,就能看见文学留下的痕迹。没有文学,就没有今日的世界,就没有今日的人类。人类应当像仰望星辰一样,仰望那些创造了伟大作品的文学家。没有文学,人类依旧还在混盲与昏暗之中,还在愚昧的纷扰之中,还在一种毫无情调与趣味的纯动物性的生存之中。 
  文学要有道义感。文学从一开始就是以道义为宗的。必须承认,固有的人性远非那么可爱和美好。事实倒可能相反,人性之中有大量恶劣的成分。这些成分妨碍着人类走向文明和程度越来越高的文明。为了维持人类的存在和发展,人类中的精英分子发现,在人类之中,必须讲道义。这个概念所含的意义,在当初必然是单纯和幼稚的。然而,这个概念的生成,使人类走向文明成为可能。若干世纪过去了,道义所含的意义也随之不断地变化和演进。但它也慢慢沉淀下一些基本的、恒定的东西:无私、真挚、同情弱小、扶危济困、反对强权、抵制霸道、追求平等、向往自由、尊重个性、呵护仁爱之心。人性之恶,也会因历史的颠覆、阶级地位的更替、物质的匮乏或奢侈的原因和作用,时有增长和反复。但文学从存在的那一天起,就一直高扬道义的旗帜,与其他精神形式,比如哲学、伦理学等,一道行之有效地抑制着人性之恶,并不断地使人性得到改善。 
  当年,徐志摩先生是这样理解文学的。他说:“托尔斯泰的话,罗曼罗兰的话,泰戈尔的话,罗素的话,无论他们各家的出发点怎样的悬殊,他们的结论是相调和呼应的,即使不是完全一致的。他们柔和的声音,永远叫唤着人们天性里柔和的成分,要它们醒来,凭着爱的无边的力量,来扫除种种障碍我们相爱的势力,来医治种种激荡我们恶性的狂疯,来消灭种种束缚我们的自由与污辱人道尊严的主义与宣传。这些宏大的声音,正比是阳光一样散布在地面上,它们给我们光,给我们热,给我们新鲜的生机,给我们健康的颜色……”没有道义的人类社会,是无法维持的。只因有了道义,人类社会才得以正常运转,才有了我们今天见到的景观。一件艺术品,如果它不能向我们闪烁道义之光,就算不上一件好的艺术品。 
  今日的人类与昔日的人类相比较,其区别在于今天的人类有了一种叫“情调”的东西。而在情调的养成中间,文学有头等功劳。人类有情调,使人类超越了一般动物,而成为高贵的物种,情调使人类摆脱了猫狗一样的纯粹的生物生存状态,而进入一种境界。在这样的境界之中,人类不再是仅仅有用一种吃喝以及其他种种官能就能满足的快乐,而有了精神上的享受。一有情调,这个物质的生物世界从此变了,变得有说不尽的或不可言传的妙处。人类领略了种种令身心愉悦的快意,天长日久,终于找到了若干表达这些感受的单词:静谧、恬淡、悠扬、忧郁、肃穆、朴素、高贵、典雅……文学形式比其他任何精神形式都更有力量帮助人类养成情调。文学,能用最简练的文字,在一霎那间,把情调的因素,输给人类的血液与灵魂。但丁、莎士比亚、歌德、泰戈尔、海明威、屠格涅夫、鲁迅、沈从文、川端康成……一代一代优秀的文学家,用他们格调高贵的文字,让我们的人生,变成了有情调的人生;从而使苍白的生活、平庸的物象,一跃成为可供我们审美的东西。情调,改变了人性,使人性在质上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青铜葵花”是一项儿童文学奖,它可能更在意我们以上所说的文学原则和景象。因为它的对象是儿童,而儿童决定了未来民族和人类的品质和质量。道义、审美、悲悯情怀等大概是这一奖项永恒的取向。 
  二〇一五年三月十八日在第一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颁奖典礼上的讲话

編輯推薦

     ★作品以儿童的视角、京腔京韵的故事和生动流畅的语言,讲述了抗战时期老北京人在民族气节、品德大义上的一段传奇。作品塑造了一位极具个性的“图将军”,将其性格中的义气、侠气、局气表现得酣畅淋漓。对老北京风物节令、物候时序、日常生活的展现充满了历史文化内涵。作品浑然天成、气象高远,有鹤立之势。 
  ——《将军胡同》获奖词 
  ★第一届“青铜葵花儿童小说奖”之“青铜奖”获奖作品,从初评、复评到终评,各个专业编辑和专家对其赞不绝口,谢冕、高洪波、王泉根、刘绪源、毕飞宇、徐坤、李洱七位专家诚意推荐; 
  ★北京青年作家史雷多年打磨砥砺的心血之作,将家国情怀与趣味童年结合在一起,将诗意悠然与慷慨悲歌结合在一起,近年中国原创儿童文学罕见的“鹤立”之作。全文登载于文学杂志《人民文学》(2016年6月号)上,受到各界读者好评; 
  ★用京腔京韵的故事和丰富考究的细节,勾勒了一幅老北京的历史丰富画卷和一段老北京人充满气节和风骨的抗日传奇,深得老舍、叶广岑等“京味儿”名家的文学精髓,滋味时有过之;儿童的视角和充满童心的叙述又使作品充满《城南旧事》等经典文学的魅力; 
  ★塑造了图将军这一生动的人物形象,图将军是一个破落的八旗子弟后代,但是在那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他身上的大义被激发出来。这一人物形象在儿童文学人物图谱中罕见而又独特,是一位“立得住”的人物。 
  ★写法讲究耐人寻味,每一章用一个极具老北京韵味的小物件贯穿,每章是一个独立的故事,各章间又彼此勾连呼应,形成一幅鲜活生动的老北京历史风俗卷轴;诗意悠然与慷慨悲歌、家国情怀与趣味童年巧妙地穿插在一起,使作品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邀请北京文化名家为《将军胡同》撰写名物考,既方便小读者的阅读,又增加了作品的历史文化内涵,带领读者进入那段老北京的特殊岁月,在北平悠悠往事中徜徉回味。

目錄

曹文轩“青铜葵花”序言 
第一章 大红门 
第二章 铁弹子 
第三章 美猴王 
第四章 老黄忠 
第五章 鱼美人 
第六章 石唐山 
第七章 铁苍狼 
第八章 六月雪 
《将军胡同》名物考(侯晓晨) 
《将军胡同》专家评语(刘绪源、徐坤、洪清波)

精彩试读

《将军胡同》: 
  院子里临时搭建的幕布上,长庆班的皮影戏《二度梅》刚刚开唱。这一天是小暑,也是姥爷的六十大寿。 
  不过,八岁的我对这类才子佳人戏根本不感兴趣。 
  我急着去东院看二舅的鸽子。 
  在路过垂花门时,我看到一个穿蓝色碎花上衣、留短发的女孩,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花坛里一丛盛开的红月季。女孩的年龄明显比我大。 
  我家的院子原先是奉国将军的府邸,朱红色的院门高大气派,将这纯朴打扮的女孩映衬得格外显眼。 
  听到我的脚步声,女孩将目光抬起,羞涩地看着我。 
  她的面色白里透红,柳叶似的眉毛,泉水般清澈的眼睛。 
  “这花叫红帽子,姥爷最喜欢的月季,你是……”我从没见过这个女孩。 
  “我叫秀儿,长庆班的,来给老爷祝寿。”女孩的声音如西山樱桃沟里流淌的溪水,格外清亮,“爹在前院演戏,让我跟这儿候着。” 
  一个多月前,姥爷收到秦四爷的请帖,秦四爷五十五岁寿辰。秦四爷曾和姥爷一块做外馆贸易。可姥爷却犹豫再三。 
  姥姥劝他:“还是去吧,毕竟是多年的老哥们儿了。” 
  姥爷没好气地问:“你知道新民会是什么玩意儿吗?你知道小狗子现在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玩意儿?什么东西?”姥姥问。 
  “不是玩意儿!不是东西!” 
  打这以后,我就知道新民会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汉奸组织,而小狗子则是秦四爷的小儿子秦孝天的乳名。 
  但姥爷还是闷闷不乐地去了,估计是抹不开面儿,回来后却不停地夸:“地道!真地道!” 
  我们都没听明白,姥姥问:“什么地道?” 
  “小狗子从天桥找的唐山皮影戏班,唱腔好,地道!” 
  “唐山的皮影能有咱城里的好?您不是听着新鲜吧?”姥姥不信。 
  “不懂了不是,要说咱城里的东派皮影还是源自人家滦州影呢,也就是唐山皮影。”那天姥爷很高兴,耐心地给我们解释。
  “你是小少爷吧?你怎么不去看戏?”秀儿问我。 
  “看不懂。姥姥说今天演的都是给姥爷看的戏,明儿才演我喜欢的。” 
  “你喜欢什么戏?”秀儿接着问。 
  “《瓦岗寨》《打登州》……” 
  “这些戏我也会,赶明儿我给你演。”秀儿爽快地说。 
  一群鸽子带着悦耳的哨声从我们头顶飞过,优雅地落在东院的屋顶上。 
  秀儿惊叹道:“这些鸽子真漂亮!” 
  “那只最漂亮的叫‘四块玉’,你看它脑袋、脖子、翅膀还有尾巴都是白的,它可会翻筋斗了。”我热情地向秀儿介绍着,不知不觉来到了东后院。 
  东后院里,赵姨正挥舞着一个绑红绸布的竹竿,一边轰着鸽子一边劝:“祖宗们,再多飞会儿,二少爷要是回来看见你们长膘了,要埋怨我的。” 
  二舅去年考上的辅仁大学,学校就在什刹海边上,离家很近,一个星期回来好几次。每次回来一看完姥爷姥姥,就直奔东后院看他的鸽子。可是,最近尽管学校放了暑假,二舅却很忙,两个星期都没回家了。 
  “哎哟,小祖宗,你怎么又跑这儿来了?”赵姨看到我立马紧张起来,“又来看孵出小鸽子了没有?” 
  “您不是说就这几天了吗?”我被赵姨堵在鸽棚外。 
  前些日子,二舅特意交代赵姨,鸽子孵蛋时,不能让我进去。 
  “没呢,就是孵出来你也看不见,就算看见了,也没什么好看的,还都光屁溜儿呢。”赵姨看见我比鸽子见了我还紧张。 
  “哎哟,这是谁家的姑娘?长得真俊!”赵姨瞅见我身后的秀儿。 
  “她叫秀儿,长庆班的。”我替秀儿回答。 
  “秀儿,这名字吉祥。”赵姨的脸乐得像怒放的月季。 
  “姨,您吉祥!” 
  “哎,吉祥!吉祥!瞧这小嘴儿甜的。”赵姨高兴地胡噜着秀儿的脑袋,满脸怜爱,“多大了?” 
  “十岁了,姨。”秀儿回答。 
  “十岁?属大龙的?” 
  “嗯哪。” 
  “这么小就出来了?你娘放心吗?”赵姨把手放在秀儿单薄的肩上,关切地问。 
  “我娘没了,只能跟着爹出来。” 
  “可怜的孩子!”听到这话,赵姨心疼地一把将秀儿搂在了怀里,问道,“你们住哪里?” 
  “城里住店要花钱,我们住西直门外。” 
  这时,门房老刘急匆匆地跑了过来:“快!老夫人心口又痛了,老爷叫你快过去。我得赶紧套车请大夫。” 
  姥姥的病是去年夏天落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