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書分类

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

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
作者 Author 作者:班尼迪克.安德森 Benedict Anderson 譯者:吳叡人
出版社 Publisher 時報文化出版
出版日期 Publication Date 2010-05-07
ISBN

9789571352077

新 New

语言  繁体中文
出版社国家  台湾

定价:RM59.40
RM47.50

库存 Stock 1 book

简介 Short Description

《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Imagined Communities
民族主義研究的必讀經典   《想像的共同體》自1983年問世以來,不但使學界對民族與民族主義課題的思考角度產生哥白尼式的徹底翻轉,其深刻影響也廣及人文與社會學科的各個領域。除了被譯成三十一種語言出版之外,甚至成為一種近乎教科書的作品,遠遠超乎作者的預料。   安德森從文化內涵的改變與印刷資本主義的興起來探討民族主義的源起,並辨析民族主義在美洲誕生,被歐洲的群眾運動挪用,被帝國政權吸納,再到亞非兩洲以民族主義為號召的反帝國主義抗爭的數百年過程。   此次中文增訂版收錄了安德森於2006年新添的一章,概略檢視了此書所造成的影響,並探討此書在世界各地的出版與反應情況;另外更收錄了2003年作者兩篇關於臺灣處境的研討會講稿,以及譯者訪談這位學術大師的深情記敘。

編輯推薦 Editor Review

Reviews

暂无评论。

写评论

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

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

《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Imagined Communities
民族主義研究的必讀經典   《想像的共同體》自1983年問世以來,不但使學界對民族與民族主義課題的思考角度產生哥白尼式的徹底翻轉,其深刻影響也廣及人文與社會學科的各個領域。除了被譯成三十一種語言出版之外,甚至成為一種近乎教科書的作品,遠遠超乎作者的預料。   安德森從文化內涵的改變與印刷資本主義的興起來探討民族主義的源起,並辨析民族主義在美洲誕生,被歐洲的群眾運動挪用,被帝國政權吸納,再到亞非兩洲以民族主義為號召的反帝國主義抗爭的數百年過程。   此次中文增訂版收錄了安德森於2006年新添的一章,概略檢視了此書所造成的影響,並探討此書在世界各地的出版與反應情況;另外更收錄了2003年作者兩篇關於臺灣處境的研討會講稿,以及譯者訪談這位學術大師的深情記敘。

写评论

作者介紹

班納迪克.安德森(Benedict 
Richard O'Gorman Anderson)

康乃爾大學國際研究Aaron L. Binenjorb講座教授,為全球知名的東南亞研究學者。除《想像的共同體》外,還著有《比較的鬼魂:民族主義、東南亞與全球》(The 
Spectre of Comparisons: Nationalism, Southeast Asia, and the World)《革命時期的爪哇》(Java 
in a Time of Revolution)《美國殖民時期之暹羅政治與文學》(Literature and Politics in Siam in the 
American Era)《語言與權力:探索印尼之政治文化》(Language and Power: Exploring Political Cultures 
in Indonesia)、《三面旗幟下:無政府主義與反殖民的想像》(Under Three Flags: Anarchism and the Anti-Colonial 
Imagination)。

譯者

吳叡人

臺灣桃園人,台大政治系畢業,芝加哥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學部客座助教授,現任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專攻比較政治(民族主義、殖民主義、國家形成與轉型正義)、政治哲學、台灣近代政治史與政治思想史、日本近代政治史與政治思想史,現正進行台灣左翼傳統之研究。

目錄

想像的共同體──民族主義的起源與散布-目錄導覽說明

  • 認同的重量:《想像的共同體》導讀╱吳叡人

    第二版序
    第一章 導論
    第二章 文化根源
    第三章 民族意識的起源
    第四章 歐裔海外移民先驅者
    第五章 舊語言,新模型
    第六章 官方民族主義和帝國主義
    第七章 最後一波
    第八章 愛國主義和種族主義
    第九章 歷史的天使
    第十章 人口調查、地圖、博物館
    第十一章 記憶與遺忘

    旅行與交通:《想像的共同體》的地理傳記
    譯後記
    附錄
    帝國/臺灣
    曼谷遙寄
    黑暗之時,光明之時╱吳叡人
    參考書目
    索引

精彩试读

帝國╱臺灣 摘錄自《想像的共同體》

在這場演講的開端,我必須先承認我感到緊張而尷尬。我確信在座各位大多已經知道,儘管我出生於昆明,而且我的父親能夠流暢無礙地聽、說、書寫以及閱讀中文,但是我本人對於中國、臺灣、日本卻極端無知,而且也不懂這些地區的語言。因此之故,我希望各位能夠諒解我在以下的發言中所犯的錯誤,以及所做的種種預設。以下我想提出的看法的靈感,得之於兩個來源。第一個來源是近年來在歐洲、北美、俄羅斯、中東等地學術界對「帝國」這個概念,以及對於約略從1750 年至今這段時間內各主要的世界性帝國的實踐經驗之比較,重新產生了興趣。這種對帝國的興趣有部分是衍生自近年來歷任美國政府的作為,以及如何將美國這種洋洋自得的全球性支配加以理論化的問題。有些保守的美國學者現在對美利堅帝國的理念──他們指的當然是良性的帝國──公然引以為傲,以為這意味著美國在國際地位上的上升。另外還有部分則是衍生自民族主義的目的論式的威信(teleological prestige)的普遍衰退。*1

在超過一世紀以上的時間之中,民族主義一直被廣泛地視為人類邁向後帝國時代的一個嶄新的、更美好的、更和平的世界的一大步。然而誠如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在他的著作當中所呈現的,民族主義成為普世規範的二十世紀,無疑地也是人類史上最充滿暴力的、最具毀滅性的世紀。從這個觀點之中,出現了一種將帝國美化,而且在某些地方,甚至還對帝國感到懷舊的思考傾向。在那些現在已經變成小國,但是曾經是世界級大國的歐洲國家當中,這種傾向最強。最好的例子是英國與法國,以及俄羅斯──如果我們將它視為歐洲的一部分的話。不過,在中國這種傾向也越來越明顯可見了。在那裡,大量的知識和國家宣傳現在被專門用來歌頌那些在三十年前還被蔑視為殘暴剝削的壓迫者的帝王。如果在未來的二十年當中,我們在日本也看到對舊日本帝國的某些面向越來越公開的讚美,我也不會感到太驚訝。